對《蒙古族現代文學史》的一個個案分析|現代文學史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6:42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摘要:賽春嘎作為作家不僅在他的文學作品中立場堅定、觀點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教育思想,他還寫了涉及家政的教諭文集《家政興旺書》和有關教學的《教學法》(已遺失)兩部專著。他在《蒙古興盛之歌》下冊的論說文第二篇《我們要努力掌握知識和培養能力》中,闡述了知識與能力的辯證關系,強調了教學實踐中培養學生能力的重要性。本文認為賽春嘎所重視的對學生講授知識和培養能力相結合,并注重能力培養的教育思想在當今授課實踐中仍有現實意義。
  關鍵詞:賽春嘎;知識;能力;個案分析
  作者簡介:畢力貢達來,內蒙古師范大學蒙古學學院副教授,博士。
  [中圖分類號]:I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7-0-02
  蒙古族當代文學的奠基者、著名詩人賽春嘎(納·賽音朝克圖)在文學各種體裁的創作過程中充分顯示了自己的創作才華。他不僅在文學創作中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其教育思想也在20世紀40年代的文學作品中有系統的表現。作品《沙漠,我的故鄉》、《蒙古興盛之歌》、《家政興旺書》[1]中貫穿了賽春嘎“文化科學救民族”的思想。要想利用文化科學救民族需要人們去掌握知識,掌握知識的捷徑只能通過教育來完成。1937年,他去日本留學,在東京東洋大學攻讀教育學,可能對日本的現代教育留下了深刻的影響。1942年歸國后,在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的家政實習女子學校任教3年,期間完成了散文集《蒙古興盛之歌》(上下冊)、詩集《前進的杵臼之聲》(未能出版)、和教諭文集《家政興旺書》。還編譯了世界各民族的名言錄《心之光》及已遺失的為教師編寫的《教學法》。作為教師賽春嘎在教學實踐中親身體會了學校對振興民族的重要意義,尤其是作為女子學校的老師。在《家政興旺書》中強調了婦女應該掌握文化科學知識,以家庭為中心,通過建立勤勞家庭、清潔家庭、富裕家庭和和睦家庭,掙脫粗俗的生活方式,為民族復興作出應有的貢獻。賽春嘎一直把婦女命運同民族的命運連在一起,認為蒙古民族的興衰與婦女地位的改善有直接關聯。主張男女平等,婦女對民族的發展應負有積極責任。《家庭乃是一個國家的基本單位,而婦女又是一個家庭的主持者,可見婦女對國家民族的發展,以及在撫養教育第二代,擔負著極為重大的責任……假如她們不覺悟到這一點,而僅僅知道做飯縫衣,以及滿足自己丈夫的性交的要求,那就大錯特錯了。相反,假如她們省悟到自己所負擔責任的重大,并努力去完成它,那么,她們就會如同不竭之泉水一樣來使自己的國家的海洋更為飽滿更為汪洋恣肆》。(書信之十一)[2]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把家庭與國家聯系起來,從蒙古族婦女主持家庭生活的實際情況出發,強調了婦女不僅要有主持家政、生育撫養孩子的責任,更要有教育孩子的責任是一個富有遠見的主張。因為當時的蒙古族地區正規學校很少,多數人都是經過家庭教育才掌握了識字能力。如果婦女們從小接受正規的學校教育有了一定的知識后,才能在家庭里當得起讓孩子們從小讀書識字的責任。在當時家庭教育相當于幼兒教育或基礎教育,它將影響一個人的未來。賽春嘎首先把蒙古族教育事業同個體發展、個人素質提高連在一起,爭時間促進教育,培養子弟,讓青年們掌握知識、磨煉能力,成為一個有踏實性格、敏捷思維、健康身體和健全人格的人。其次為了讓蒙古民族早日步入世界發達民族行列《……我們應該尊重從事合理培養保護將成為未來蒙古支柱的幼兒教育的家庭教育;我們應該以學校教育為中心,教導培養擔負蒙古興盛責任的青年們成為有素養、有知識和身體健康的人:我們應該提倡大眾教育,讓蒙古民族的生存實際——民眾的聰明才智覺醒起來……》(《蒙古興盛之歌》,作為一個人)。[3]基礎教育不僅要靠學校來完成,家庭和社會是它的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全社會應該關心教育。教育讓人掌握知識和能力,只有通過知識開闊眼界,理解世界,達到文化科學救民族的目的。對于賽春嘎來說,教育是基礎,學校是蒙古民族興盛發展的基地。他的大眾教育思想含有終身學習理念,只有不斷學習才能繼續提高自身修養,造就開放的思維和性格,接受外來文化科學知識。但他并沒有停留在學習接受上,進而要求與我們自己的實際情況相結合,有創造性的學習。《努力創造未來,應當以創造未來的雄心壯志,沖散過去的那種蒙昧烏云。當我們吸收其他民族的文化時,不僅要和我們自己的特點結合,而且必須以自己的智慧、雙手和體力去創造自己的文化,發展自己的經濟生活》。(《蒙古興盛之歌》,文化與生活)[4]一個人不能僅僅停留在接受教育,掌握知識的層面上,應該學會運用掌握的知識,通過運用有所創造,這是理想的境界,也是能力的表現。
  改革開放以來,內蒙古自治區出版了高等學校教材,經全國大、中專院校蒙古文教材審定委員會審定通過的《蒙古族現代文學史》[5]三部。在三部文學史中賽春嘎的作品同樣占了很大篇幅,一樣得到了高度評價。這些評價主要集中在他的文學創作成就上,但是通過文學作品所表達的他的教育思想似乎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我想通過一個個案分析進一步了解賽春嘎的教育思想。他在《我們要努力掌握知識和培養能力》(《蒙古興盛之歌》,下冊,論說文第二篇)論說文中,對知識和能力進行了明確區分,首先指出知識是開發智慧的首要條件,這里的知識含有認識論的意義。開發的過程是一個實踐問題,知識的最終歸宿應該也是實踐問題。其次,知識是把人從愚昧無知中喚醒開發,從而達到賢明闊達的意志與努力。人的意識是有待開發的礦產,可以稱之為取之不盡的源泉。他認為人的意志與努力,抑或上進心是有天性的,這就涉及基于個人意志的上進心方向的問題。決定方向的重要因素是符合于天性的知識掌握過程。《如果我們下定決心要學習,每時每刻都有學習的機會。當我們在自己的一生當中想要滿足自己的學習的需求,應該有一個學習的場所,那就是學校,學校是學習的重要場所。我們要想掌握知識就以學習為先,要想學習首先要到學校去》(《蒙古興盛之歌》我們要努力掌握知識和培養能力)。掌握知識的關鍵因素是學校。在當時的學校極少的條件下,入校學習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所以要“想辦法抓機遇上學學習”。如果能夠在學校受到教育,最重要的是養成終身渴求知識的好習慣,養成的求知精神是讓人上進的指導者。進而他又從心理層面解釋了人類從善厭惡的共同特點,并指出渴求知識是人們掌握辨認真理標準的認識基礎,也是防治人類精神疾病的良藥,更是改良自身素質的起點。   在學習過程中人們不能僅僅停留在掌握知識的層面上,關鍵是在知識的基礎上進一步掌握運用知識的能力。《培養能力就是人們讓所學知識發揮具體作用的努力,也是對已經掌握的知識給予實際價值的行動。可以說是充分運用自己的智慧,發明對人間有用的實際成果的意志與努力。創建我們人類文明開端的就是人們對掌握知識和培養能力的信心。總而言之,我們要信賴知識、理解知識并且依賴能力、發揮能力》(《蒙古興盛之歌》我們要努力掌握知識和培養能力)。賽春嘎認為,人們的知識和能力對人類文明的發展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但是,我們的學習如果只停留在掌握知識的層面上,不能繼續發揮其知識的作用,就會步入學而無用的狀態。我們如何才能完成學而有用,抑或讓知識變成能力,關鍵在于認清知識和能力的有機關系。人們只掌握了知識而不予以應用或想發揮能力而沒有相應的知識水準的結果是一無所成。人類知識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量,通過人類的努力,知識在不斷地更新和增加。我們個人的知識是有限的,所以,應該不斷加強和擴充,以補充自身能力的能量。讓繼續掌握知識、應用知識和發揮能力成為習慣。不能把知識和能力分割,而是把它們變成一體來對待,在實踐中顯示它們的作用。在此基礎上,他以事實為例強調了民眾的掌握知識和培養能力的努力程度直接影響一個民族的興衰。人們通過知識了解歷時、理解共時、展望未來。發揮以知識為基礎的能力才能達到改變現實、創造價值的目的。培根說過:“知識就是力量”。[6]當是,知識要變成力量需要一個生成過程。那就是要知識變為能動,成為能力,強化能力,在實踐過程中使能力有所超越。六十多年前,賽春嘎提出的“掌握知識、培養能力”的教育思想,時至今日仍有現實意義。我們不僅要教授學生(任何教育階段)掌握知識,更要他們掌握實際操作技能,也就是運用能力。如果教學能達到這種境界,知識就會變成力量。
  注釋:
  [1]、色·桑布 呼群 匯編: 《賽春嘎》,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7年6月。
  [2]、榮蘇赫、趙永銑 主編:《蒙古族文學史》(第四卷),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第117頁。
  [3]、色·桑布 呼群 匯編: 《賽春嘎》,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7年6月。第452頁。
  [4]、榮蘇赫、趙永銑 主編:《蒙古族文學史》(第四卷),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第116頁。
  [5]、《蒙古族現代文學史》:1.烏·蘇古爾 編著,內蒙古大學出版社,1987年10月。2.主編 蘇尤格,遼寧民族出版社,1995年6月。3.編著者 蘇尤格,內蒙古大學出版社,2008年3月。
  [6]、弗朗西斯·培根(Bacan,Francis 1561-1626), 英國法學家、政治家、哲學家和英國語言大師。

相關熱詞搜索:蒙古族 文學史 個案 分析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