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遠離塵囂》的女性主義解讀及其對當代女性的啟示]遠離塵囂的意思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6:39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摘要:十九世紀末的英國,受工業革命的影響,在社會、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都經歷了史無前例的深刻變革。很多女性從家庭走入職場,逐漸取得經濟獨立,進而紛紛要求獲得更多的權利及自由。著名作家托馬斯·哈代的作品《遠離塵囂》中的主人公芭絲謝芭就是當時社會新女性形象的代表。本文從女性主義角度出發, 對《遠離塵囂》進行剖析和解讀,說明芭絲謝芭雖然生活在男權統治的時代,卻是一個個性鮮明,勇于追求獨立自主,有強烈女性意識的前衛女性。其對女性意識的完美詮釋對當代女性在現代社會中追求男女平等及權利自由也有相當大的啟示。
  關鍵詞:女性主義;父權制;經濟獨立;啟示
  [中圖分類號]:I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7-0-02
  一、引 言
  維多利亞時期,隨著工業化的發展,英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女性意識逐漸增強,女權主義運動也蓬勃發展。作為偉大的現實主義小說家,托馬斯·哈代對女性的生活方式和心理活動都有著深入的了解,并創作了很多流芳百世的著作,例如《遠離塵囂》、《德伯家的苔絲》、《無名的裘德》等等,其中的《遠離塵囂》更是一部全面的,集中反映維多利亞時期女性生活狀態的力作,目前國內外許多評論家也開始用女性主義角度分析解讀《遠離塵囂》中的女主人公芭絲謝芭,但大多數人都將其定性為那種性格放蕩,舉止輕浮,極端唯我主義的女性代表。這些觀點都是陳舊的、靜止的。隨著當代社會的不斷進步及女性主義理論的發展,芭絲謝芭勇于追求獨立、自由、真愛的精神應當獲得人們的肯定和贊許。本文亦從女性主義角度來闡明芭絲謝芭是反抗男權統治的新時代獨立女性代表,其反抗精神對當代女性爭取自由權利也有很大的借鑒作用。
  二、打破傳統思想,崇尚女性自由
  《遠離塵囂》以英國鄉村為背景,講述了女主人公芭絲謝芭和追求其的三個男人之間的情感故事,深刻揭露、批判了英國社會的黑暗,生動再現了維多利亞時期女性的真實生活。維多利亞時期是一個歷史性的時代,也是一個悲哀的以父權制為主導的時代,在父權制社會,男性對于女性來說就是上帝,女性始終處于從屬地位,過著男尊女卑的生活,沒有任何自由權利可言。她們一度被看成是生育的工具,是男性欲望的對象和客體,社會也絲毫不會關注和在意她們的內心聲音和感受。而且當時社會上也有很多傳統觀念制約著女性的一言一行,大多數女性受時代和外界的影響,也隨波逐流,甚至自己將這些規范視為衡量女性好壞的標準。正如一些西方作家在小說中所描述的,中產階級的婦女成天待在家里,爭風吃醋,使出渾身解數把自己裝扮起來,爭相模仿上流社會的舉止,以期待嫁給一位有錢有勢的貴族。喬治·艾略特也曾經說過:“維多利亞時代的完美女性是徹頭徹尾的繡花枕頭,她們不能自立,除了生兒育女與供人欣賞之外別無用途。”總之,在父權制社會里,女性沒有地位可言,也沒有生存空間,只能完全依附于男性,并最終成為他們的財產,成為徹徹底底的犧牲品。
  但是小說中的女主人公芭絲謝芭卻沒有隨波逐流,她個性鮮明、獨立自主,是反抗男權統治的新時代女性代表。她在小說里的第一次亮相就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說一開始,芭絲謝芭便以照鏡子的形象出場,在那個以父權制為主導的社會,女性的行為言語都受著很大的約束,在戶外或公共場合照鏡子被視為一種非常不恰當甚至是愛慕虛榮的表現。但芭絲謝芭不以為然,她不但敢于做出這個行為并且還樂在其中,當在鏡子中看到自己美麗標志的臉蛋時,“她不禁羞得臉上飛起了紅暈,當看到鏡子里映出了她那羞紅的臉時,她的臉就愈加緋紅了。”只要能夠達到自我精神上的滿足和欣悅,芭絲謝芭絕不會在乎以奧克為代表的那些大男人們的想法“女人那種習慣成自然的弱點全然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除此之外,芭絲謝芭還有很多行為都體現了敢于違背傳統的精神,騎馬時,當其他騎士經過被枝葉遮蓋的鄉間狹小小路都要彎腰通過時,她卻偏要別出心裁,后平躺在馬背上,把裙子拉至膝部,甚至兩腿分開,搭在馬的兩側。當感覺伯德伍德沒有像其他男人那樣對自己表示好感和興趣時,芭絲謝芭很懊惱,然而她并沒有壓抑這種情緒,要知道在那個時代,女性是沒有主動的權利的,而芭絲謝芭卻向其寄出了一張情人卡,使他陷入了對芭絲謝芭的愛情,芭絲謝芭對此深感成就,也宣告了她挑戰傳統的成功。種種實例表明,芭絲謝芭在那個時代不愧為一個敢于打破傳統思想、崇尚女性自由的先進女性。
  三、突破傳統職業,實現經濟獨立
  維多利亞時期,大多數女性的活動領域都只限于家庭,收拾家務、相夫教子便是她們的天職,在經濟方面則完全依賴男性,而經濟上的不獨立決定了她們在其他方面都會低男一等。即便是在工業革命以后,一些婦女放下針線從家庭走入了職場,但她們的職業范圍也是非常有限的,僅限于教師、服裝、食品等領域。因此,當芭絲謝芭決定接管其叔叔的農場時,周圍所有人包括很多讀者都為之瞠目結舌,同時為她捏了一把汗,不確定這個突然闖入到男人職業范疇的年輕女孩是否能擔此大任。但是芭絲謝芭并沒有讓我們失望。首先在其決心和態度上就足以讓我們折服,她從來沒有以自己是女性就應該自卑,就不能經營農場。反之,在剛到農場的時候,芭絲謝芭就堅定地對其員工宣布“你們現在有了一個女主人,而不是男主人,誰都別以為我是個女人,所以就分不清好壞。”而且她要的是靠自己的雙手和頭腦來經營農場,她甚至向雇員發誓“我并不打算雇一個新的農場經理,我要自己管理農場。”然而剛開始,幾乎所有人都對她搖頭,但是最終芭絲謝芭吃苦、自信的精神征服了所有的人。實際上,無論是農場發生了火災,還羊群中毒,或是麥場被大火澆著,她都以男人般剛強的毅力自始至終來組織人力及時保護莊園的財產,她的一言一行無時無刻不在向人們宣示著女人也能通過自己的聰明才勇敢堅定擁有一份自己的事業,甚至從事那些所謂的男人的職業,在施展才華,實現自身價值的同時,也能實現經濟上的獨立,這對芭絲謝芭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經濟上不獨立,婦女們就擺脫不了對男性的依賴,其獨立就缺少了堅實的基礎。正因為在經濟上不用依賴他人,芭絲謝芭才取得了思想上的獨立和人格上的自由,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來選擇、設計自己的愛情及生活。   四、挑戰傳統婚姻,追求自身幸福
  在父權制為主導的社會,女性的婚姻、愛情往往也是悲劇的,不幸福的,她們幾乎沒有追求愛情和自由的權利,往往處于被男性挑選的被動地位,婚姻對于男性來說,意味著他們財產的積累,權利的擴大,而對于女性來說,婚姻則是她們的墳墓,意味著她們獨立身份、尊嚴的喪失。《遠離塵囂》的主要內容就是圍繞芭絲謝芭和三個男人之間的感情糾葛展開的。正是因為是一女多男的情感故事,許多傳統觀念都傾向于將芭絲謝芭定性為輕浮、放蕩的女性代表。然而,芭絲謝芭對愛情婚姻的選擇正好體現了她是一個敢于挑戰傳統愛情觀及婚姻觀的新女性。在小說中她有三個追求者:伯德伍德、奧克和特洛伊。伯德伍德家境優越,聲望頗高,是當地的一個大農場主,而當時的英國正是一個勢力的階級社會,女性嫁給一個有錢的男人,借此改變自身命運,是她們做夢都想實現的愿望。當伯德伍德向芭絲謝芭求婚時,就連作者哈代也這樣描述“這樣的求婚,周圍許多地位與她相仿的女子,甚至有些地位比她更高的,聽到后準會樂不可支地表示接受,并且得意的四處張揚。”但是芭絲謝芭卻果斷地拒絕了他,因為芭絲謝芭知道,對于伯德伍德來說,她只是他向人炫耀的財產,而非與她地位、權利相等的伙伴,她不想讓她的婚姻留下太多物質的烙印,更不希望婚姻扼殺她獨立生活的能力,她向往的是一種平等、自由、純粹的愛情。第二個追求者農夫奧克和波德伍德一樣,其實質都是父權社會中男性的代表。而且在小說中,奧克一直會把情感和資本,愛情和利潤,女人和私有財產緊密聯系在一起。他也希望靠農場養家糊口,把芭絲謝芭改造成一位傳統的賢妻良母的女性,一起過“男耕女織”的生活。當然,經濟獨立且有強烈反抗意識的芭絲謝芭是不會輕易向傳統婚姻低頭的,在拒絕農夫奧克的求婚時,她說:“我不想和你結婚,舉行婚禮固然不錯,但是有一個丈夫—唉,他總在你的眼前,就如同你說的,無論什么時候我抬起頭來,他就在眼前。”這句話也可以視為她反傳統婚姻的宣言。相比之下,第三個追求者特洛伊似乎有許多與眾不同的地方,在小說中,他似乎充當著反面的角色,他很少談及道德問題,不考慮責任或義務,在生活中也奉行享樂主義,他的生活作風也令周圍人反感,他曾經誘奸了女仆范尼后又將她拋棄,致使她最終慘死在救濟院,是個徹頭徹尾的花花公子。可是芭絲謝芭卻不這么認為,相反,她在特洛伊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同時看到了與伯德伍德和奧克完全不相同的思想觀念、行為準則和精神風貌,他不像奧克和伯德伍德那樣給芭絲謝芭巨大的社會壓力,他對自我的放縱也使芭絲謝芭看到了張揚自己女性意識的學習范式。更直白地說,在對待這三個追求者的問題上,芭絲謝芭拒絕奧克和波德伍德是因為她不愛他們,嫁給地位低于自己的特洛伊是因為她愛他。可見,芭絲謝芭的擇偶不是以傳統標準錢而是以愛為標準的,她追求的是精神方面的更高層次的東西。
  五、做當今社會的“芭絲謝芭”
  隨著社會的發展及人們思想觀念的轉變,生活在當今社會中的女性要比芭絲謝芭那個時代的女性幸運得多,女性有了更多的權利,受到法律更多的保護,在家庭中的地位也不斷上升。然而,女性還沒有達到和男性一樣的平等地位,各種芭絲謝芭當時遭受過的歧視在當今社會都能再次找到它們的影子。比如在越來越多的女性加入就業大軍的時候,女性就業歧視問題逐漸凸顯出來,就業市場呈現出男強女弱的明顯態勢,這與芭絲謝芭接管農場初期時受到歧視的情景很像。除此之外,現代社會中也有很多觀念束縛著女性,如在公共場合女性不能開懷大笑,要隨時注意自己的儀表,與異性交往不能太主動等等,而男性即使光著膀子上街也無可厚非;在一些家庭中,仍有丈夫躺在沙發上悠閑地看著電視而妻子卻在屋里忙里忙外的情景;一些偏遠地區,女子的婚姻還會受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影響。種種跡象表明,女性要真正實現與男性同等的地位還要付出一些努力,而芭絲謝芭精神正好給予了當代女性很多重要的啟示,她告訴我們女性首先要在觀念上獲得轉變,如果自己都以身為女性而自卑,社會和男性則更看不起女性,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要學會自信和自重,要像芭絲謝芭那樣以作為女性而驕傲,正如她所言“誰都別以為我是個女人,就分不清好壞。”其次,也是很關鍵的一點,就是要盡可能多的取得經濟上的獨立,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女性不能取得獨立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對男性經濟上的依賴,只有獲得經濟上的獨立,女性才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在維多利亞時代,像芭絲謝芭這樣擁有反抗精神的女性應該不止她一個,但芭絲謝芭能將其思想付諸行動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她有較強的經濟基礎做背景。因此,現代女性要敢于走出家庭,敢于嘗試新的職業,或者自己創業,在工作中充分發揮女性特有的聰明才智,用業績,用事實向社會證明,男人能干的事女人也一樣能干好,相信隨著經濟上的獨立,女性向往的自由平等社會也就不遠了。再次,女性還要敢于挑戰束縛自己的傳統觀念,只要自己形象得體,不用天天強迫自己生活在繁文縟節的包袱下,要讓自己活得輕松、快樂,同時要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拒絕任何壓迫女性的封建傳統思想,勇敢地做當今社會的“芭絲謝芭”。
  六、總結
  綜上所述,在那個父權制的社會,芭絲謝芭是個勇于挑戰傳統思想,敢于追求女性自由、獨立的前衛女性。在她光芒的照耀和精神的鼓勵下,當代女性一定會勇往直前,繼續在追求女性權利與自由的道路上不斷探索、前進。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社會中的兩性一定能夠和諧共處,共同建設人類的美好家園。
  參考文獻:
  1、蔣承永. 英國小說發展史[M]. 杭州:浙江大學出版設, 2006.
  2、郭宏安. 20世紀西方文學研究[M].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
  3、(英)托馬斯·哈代. 遠離塵囂[M]. 張沖譯. 南京:譯林出版社, 1997.
  4、張巖冰. 女性主義文論[M]. 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 1998.
  5、王瑞. 男權傳統中的女性意識[J]. 齊齊哈爾大學學報, 2002(1).

相關熱詞搜索:塵囂 其對 啟示 解讀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