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中的愛情詩 試論《詩經》的愛情詩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6:30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摘要:愛情詩在《詩經》中最為精彩動人。《詩經》時代中下層社會風行由自由戀愛而成婚的習俗,于是產生了《詩經》中大量的情詩,歌詠由自由戀愛而產生的互相忠貞專一的真正愛情基礎上建立起來的親愛和睦并能白頭偕老的美滿婚姻。這是當時社會中下層普遍民眾婚姻愛情基本一致的客觀反映,代表了《詩經》時代廣大人民的普遍愿望。它深遠地影響著后世的愛情生活。
  關鍵詞:《詩經》;情詩; 愛情;婚姻
  [中圖分類號]:I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7-000-01
  在《詩經》三百零五篇作品中,反映男女婚愛之情的約占三分之一,達百篇之多。這些詩從時間論,正好上自周初下迄春秋中葉約五百年之久;從地域論,遍及整個黃河流域并擴大到江漢流域;在內容上幾乎涉及男女關系的各個方面,凡屬自由的戀愛,感情專一,婚愛生活的離合悲歡,憂喜得失之情,都在這些詩里得到充分的體現;在表現方式上,或記事、或正面歌頌、或反面諷刺、皆為精彩動人。如《周南·關雎》之表追求,《秦風·蒹葭》之抒思慕,《鄘風·桑中》之敘幽會,《周南·桃夭》之頌婚嫁,無不情真意摯,感人心志。
  一、戀愛自由,用情專一為主調的“情愛詩”。
  《詩經》時代中下層社會男女之間自由的戀愛生活是培養真正愛情的廣闊天地,因而產生了大量歌詠自由戀愛的優美情詩。《鄭風·溱洧》就是描寫溱洧之濱男女春游以反映自由戀愛生活的代表作品。《鄭風·出其東門》就是對東門之外的春游場面的描寫。在這種自由定情的場合中建立起來的戀愛關系,是完全以雙方的真情實感為基礎的。
  自由戀愛,由感觀上的愛慕引起的戀愛,邂逅生情,贈物定情。《鄭風·野有蔓草》是求愛的優美戀歌。詩歌寫一個男子在露珠晶瑩的田野里,偶然間和一個漂亮的姑娘相遇,姑娘長著一雙眉清目秀的大眼睛,男子被她的美麗迷住了,眷戀歡悅,向她傾吐了愛慕之情。這些詩中突出表現了男女之間一見鐘情而且非常直率樸實的愛情生活。男女間兩情相悅,自然導致幽會,這樣進一步了解和傾吐真情,密切感情。諸如《齊風·東方之日》、《陳風·東門之池》、《齊風·莆田》、《小雅·菁菁者莪》等篇,主要反映了相愛著的雙方都主動地進入愛情的樂園,更體現出男女之間最有意境最情深綿綿,刻骨銘心的愛情生活。
  對情愛、對戀人的用情專一還通過傾心思慕、刻骨懷念的抒寫。如《王風·采葛》中的“一日不見,如三月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二、以歌詠夫妻歡愛與白頭偕老的婚姻愿望為主的“婚姻詩”。
  《詩經》的情詩作為愛情與婚姻基本一致的時代產物,還表現為歌詠夫妻歡愛和渴望白頭偕老的婚姻愿望。
  正如開篇之作《周南·關雎》所描寫的那樣,經過長期對于愛情的熱烈追求和殷切思念,終于與之“琴瑟友之”“鐘鼓樂之”,結成了情意相投,融洽無間的美滿伴侶。
  恩愛的夫妻間有著無窮樂趣,甜蜜的幸福生活,充滿著難解難分的感情,所以都希望能長期相聚,乃至白頭偕老。而且,愈是恩愛愈受不了離別和相思之苦。《詩經》情詩中,也存在著夫妻倆相離時,苦苦思念的情詩。如《衛風·伯兮》是表現妻子對遠征在外,久盼不歸的丈夫思念之情的詩,充分地表現出她思念丈夫的真摯、深刻的情感。這類的詩很多,如《周南·卷耳》、《召南·殷其雷》、《邶風·雄雉》、《王風·君子于役》和《小雅·采綠》等。
  《邶風·擊鼓》和《豳風·東山》中都寫出了久役在外的征夫思念妻子的心情。這些詩都抒寫離別之苦寄托企求重新相聚的愿望。因此許多抒寫丈夫遠役而歸的詩中,就表現了久別重逢的無比喜悅。《召南·草蟲》云:“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以未見時的憂思與既見時的喜悅相對比,更顯其喜。
  三、反面突出主題的“棄婦詩”。
  導致婚姻上不能白頭偕老的原因還有男女間、夫妻間此方被彼方所遺棄。《詩經》時代不合理的封建宗法制度下,廣大婦女的遭遇比男子悲慘,受到的痛苦比男子重,而且在婚姻戀愛中受著種種摧殘與侮辱。女性在婚姻戀愛中有著不平等的待遇。“棄婦詩”在婚戀詩中占有相當大的比例,遺棄給受害一方精神上所造成的痛苦是巨大的,它正反映了這一悲劇性現實。
  《衛風·氓》可為這類詩篇的典型代表,因為他不僅寫了女子的婚戀,也寫了女子的被棄。善良多情而又敢于大膽追求愛情的姑娘,錯認了氓,氓開始對她甜言蜜語,讓姑娘真心實意地愛上他,因而她看不到氓時,便“泣涕漣漣”,看到氓時便“載笑載言”。她沒有經過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便與氓私訂終身,非有真情者不能如此。與之相反的卻是那位卑賤的男人形象。氓是個商人,從樣子看來很老實的“氓之蚩蚩”。他實則工于心計,不安好心,“抱布貿絲”之舉,實是在暗中估量對方的身價,想把姑娘弄到手。而善良熱情的姑娘將他的急躁認為是熱情,于是勸他“將子無怒”,答應“秋以為期”。氓以假殷勤和嬉皮笑臉“言笑晏晏”,取得姑娘的芳心,以“信誓旦旦”的誓言,換得姑娘的信任,便迫不及待地“以爾車來,以我賄遷”,連人帶財產一并占有。婚后,他便露出了真正面目,對女子無情無義“二三其德”,露出兇相:“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姑娘在氓家不僅過著苦日子“三歲食貧”,而且還把她當家奴來使喚“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真是起早貪黑,辛勤地為氓勞動,她忍受這貧窮、勞苦,一直信守過去“及爾偕老”的誓言。但狠心冷酷的氓卻常虐待她、侮辱她,最終遺棄了她。她在痛苦中醒悟過來,悔恨過去受了欺騙,對無情無義的丈夫表示怨憤和決絕。最后對負心冷酷的丈夫沒有一點留戀“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王風·中谷有蓷》是一首悲嘆一個被遺棄的女子,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孤苦無告情景的詩。詩人對女子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并惋惜她錯嫁給一個負心的男人,悔之晚矣。被所愛所信任的人無情地遺棄,在肉體和精神上都留下了嚴重的傷害。所以,這種抒發被棄之苦的詩,更加有力地從反面映襯了愛人對用情專一、夫妻白頭偕老的向往。因此“永遠相愛,白頭偕老”乃是所有情人美滿婚姻的最終歸宿。
  參考文獻:
  1、社科版《陰山學刊》
  2、《周禮·地官·媒氏》
  3、詩經注疏《毛傳》
  4、朱熹 《集傳》
  5、萬光治《先秦兩漢詩》天地出版社
  6、聞一多《詩選與校箋》
  7、《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
  8、《四書》新疆人民出版社、新世紀出版社
  9、王守謙、金秀珍《詩經評注》東北師范大學出版社
  10、吳兆基《詩經》長城出版社
  11、陳筱芳《春秋婚姻禮俗與社會倫理》巴蜀書社

相關熱詞搜索:詩經 試論 愛情詩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