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扳倒了程維高?】 河北第一秘李真多狂

發布時間:2019-03-11 01:24:46 來源: 合同范本 點擊:

  前省委書記丟了黨籍      2003年1月,程維高卸去了他在河北最后的職位――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當天夜里,程便匆匆離開了這個他工作了13年、一生仕途走到最高峰的地方,返回了他走上仕途的起點江蘇常州。
  八個月之后,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宣布開除河北省人大常委會原主任程維高的黨籍,并撤銷正省級職級待遇。
  在此三年多前,程維高前秘書李真已經案發,并被法院一審判處死刑。據說,就是在這兩三年間,程維高在人大常委會開會講話時,底下已常常對他的結局議論紛紛。這個在河北政壇上一度吒咤風云的人物,此時說的話已沒有多少人聽了。
  “他的政治生命其實在李真被抓以后就已經終結了。”一位前省政協常委說。
  共和國建國的那一年,年僅16歲的程維高由江蘇常州地委開始了從政生涯。其后,他擔任過常州拖拉機廠的廠長、常州市計委副主任、建委副主任等職務,都有不錯的表現。1983年,程維高被任命為中共常州市委書記,其后的擢升便頗為迅速了:1984年至1987年任南京市委書記、江蘇省委常委,1988年至1990年任河南省省長,1990年調任河北省代省長、省長,1993年1月至1998年10月任中共河北省委書記,1998年1月起,任省人大主任。
  程維高到河北后主政10余年,四套領導班子中均有為數不少的人對他頗有微詞,并多次將意見上達中央。但程仍能屹立冀中10年不倒,其政治能量可見一斑。
  不過,年近古稀的程維高還是沒能全身而退。《財經》在當地采訪中獲知,在整個過程中,郭光允、陰法唐和劉善祥是最終扳倒程維高的三個關鍵人物。
  
  從政壇新風到獨斷專行
  
  程維高初到河北,也曾以政壇新風使人頗覺振奮。
  1990年秋天,程維高剛擔任河北省代省長不到兩個月,遷安縣搬運工張海婷自費進京向總理李鵬反映火車卸貨不凈,造成“空車不空”、浪費國家物資的問題,并提出了改進建議,不料回來后,卻遭到了一些人的譏諷、謾罵,處境艱難。為此,程維高專門致信《河北日報》,為張海婷尋找社會支持。在信中,程維高說:“現在社會上有一些人,對國家和人民利益漠不關心,對不正之風熟視無睹,對先進人物譏笑排斥,這種現象應該堅決扭轉。”程維高還希望干部職工學習張海婷,支持張海婷,抵制和打擊各種坑害國家、中飽私囊的歪風。
  1993年1月,程維高當上了河北省委書記。5月,在省八屆人大一次會議上,程維高向大家鄭重宣布:我的家里、我的辦公室過去不接待,今后永遠也不接待那些來要官的人。
  程維高說:“老百姓瞪著眼睛盯著咱們的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呢!對于那些光說不練、不干實事的;上竄下跳,拉拉扯扯,找靠山,跑官、要官、買官、倒官的;搞摩擦、打內耗、告歪狀、鬧‘地震’的,要堅決從領導崗位上撤下來!對于那些不顧大局、不管老百姓的冷暖,一門心思拉山頭、搞派性,任人惟親,搞裙帶關系,你爭我奪、明爭暗斗的干部,要堅決調離!”
  新華社河北分社一位資深記者說,程維高這時的表現,給人們留下的印象一是肯干工作,特別是經濟工作,對經濟內行;二是作風深入;三是敢于批評,敢碰硬,批河北省的陳舊觀念。
  程維高對石家莊的市政頗為不滿,批評其“晚上黑燈瞎火,滿街塵土”。為此,程維高狠抓了市政建設。據石家莊市民說,最近10年石家莊變化比較大,街道拓寬,建了二環路,三縱三橫的大馬路,晚上燈光也多了。原來城里的兩條污水河臭氣熏天,在程的督促下,國家投資幾億元,又集資了十幾億元進行了改造。
  主政日久,程維高在河北威望日高,早期的“敢于碰硬”也逐步轉化為“獨斷專行”。據當地干部反映,特別是1993年李真開始擔任程維高的秘書后,李真的傲慢和胡作非為使得程在河北遭到的議論越來越多。
  
  紀委書記叫板
  
  原河北省委常委、紀檢委書記劉善祥是最早出來和程維高叫板的人之一。
  1993年上半年,河北省經貿委紀檢組在檢查河北工業經濟投資公司時,發現總經理張鐵夢曾以公司名義從中信實業銀行貸了一筆款,結果后來有1億美元左右的貸款無法歸還。此外,張鐵夢還以買設備為名,貸了5000萬元的款。
  在這5000萬元貸款中,當時經貿委發現至少有一筆100萬元的款可以證實是被張鐵夢挪用了。經貿委隨即向省紀委報告,劉善祥派人進行了調查和確認。此時,已經發現張鐵夢辦了愛爾蘭的護照,有逃走的可能。雖已初步了解到張善祥與程維高秘書李真過從甚密,且案情蹊蹺,劉善祥仍與河北省檢察院溝通,拘捕了張鐵夢,并準備以此為突破口,開展進一步的調查。
  但張鐵夢被捕后,檢察院連續三次接到當時省政法委書記的電話,要求放人。檢察院頂不住,只好放了。張鐵夢放出來后,為避嫌,又呆了一段時間后,出走愛爾蘭。此前,張已經通過所在公司出資500萬美元在愛爾蘭收購了一家企業,登記為個人名字。
  在此過程中,省政府根據對這筆貸款的調查,曾打過一個報告,認為應移交紀委、檢察院處理。但程維高出面親自干預,稱此調查不可信,又欽定了一個調查組。這個調查組找張鐵夢談了一次話,以他的辯解又形成一個報告。這份報告得到了程維高的認同,他在報告上寫了一段話:“這證實張鐵夢沒問題,今后誰也不要再提此事,誰也不要再就此事做文章。”
  1994年9月,劉善祥因病被安排退休,離開了工作崗位。據劉善祥說,當時河北省經貿委一位領導也因此事受到影響。
  后經查證,5000萬貸款事實上被程維高前后兩任秘書吳慶五、李真以及張鐵夢所私分。為抹平賬目,經過一翻手腳,這筆債務最后被轉給了張家口卷煙廠承擔。劉善祥告訴《財經》,張鐵夢被放的事實際上出自程維高的授意。因為,這個案子牽扯到了李真,與程維高也有很大的關系,“在請求5000萬元的貸款文件上,程維高簽過字。”
  
  郭光允沉冤
  
  石家莊市建委干部郭光允是另一個敢和程維高斗爭的人。人微言輕的他,受到的打擊報復已絕不是丟掉工作。
  最早,郭光允反映的是石家莊市建委主任李山林的經濟問題。施工建設單位按規定要交納的城市建設配套費,經常被李山林一句話就免了,背后則是李山林從中撈取個人好處。程維高到河北任職后,郭光允看到李山林“貼”程維高很近,還曾寫信給程維高,想要善意地提醒。郭光允沒有得到回復。與此同時,李山林已經走通了程維高的妻子的關系。
  隨著時間的推移,郭光允發現的石家莊建筑市場的問題越來越多,而其中招標黑箱作業的結果,往往與一家被稱為“南京二建”的公司相關聯。他還發現,南京二建與程維高的關系非同一般,程甚至為此親自過問過建委的領導班子。
  在親自做了一些調查后,1995年夏,郭光允寫信向中央及河北省檢察院反映程維高的問題。主要內容包括:南京二建為程維高裝修住房,有特殊關系,一些工程不搞招投標,直接給了南京二建;縱容自己身邊的親屬和工作人員插手建筑工程牟利;一方面處理個別干部住房超標,另一方面在自己住了一層樓的情況下,還擴建了七間房子。
  在寄出的舉報信中,有一封落到程維高的手中,頗為惱火的程維高召開常委會議,表示要動用公安的力量查處這封舉報信。
  從1995年9月開始,郭光允被要求每天到軍分區招待所談話,但郭拒絕承認信是自己寫的。1995年11月21日,郭光允被石家莊市建委紀委書記以落實政策為名騙到建委,隨即便被帶進看守所收審。
  在看守所,郭光允被稱為是“政治犯”,搜去了身上的錢物,連褲帶也被拿走,走路得提著褲子。據郭光允說,在看守所,他被天天提審,要求交待寫舉報信的問題,發高燒也不例外。發燒懼寒,但是辦案人員在提審中還曾要求郭將大衣脫掉。
  關進看守所一個多月后,連續發了兩次高燒,郭光允覺得“自己快死了”,便承認是自己寫了匿名信。但隨后,郭光允又被要求交待出“反程維高的后臺和同伙”。“我就是自己反映問題,沒有別人可以交待。”郭光允對《財經》回憶道。
  新一年的春節很快到了,判決下來了,郭光允因“投寄匿名信,誹謗省主要領導”被判勞教兩年。勞教決定書一直沒有交給過家屬。直至半年后,郭的老伴才在市建委看到了這份按規定應發給家屬的勞教決定。與此同時,郭光允被開除黨籍。
  經老伴多方奔走,郭的問題上達到中紀委主要領導。在中紀委的干涉下,1996年底,已經被勞教一年零九天的郭光允終于恢復了自由。但很快他又開始了再一次的上訪繼續反映程維高的問題。與此同時,他將自己的遭遇寫信告訴了已經退休的紀委書記劉善祥。
  
  老將軍出馬
  
  事情到1999年發生了轉機。
  這一年,中央“三講”巡視組來到了河北,出任組長的是已經76歲高齡的陰法唐。陰法唐上世紀80年代初擔任過西藏自治區第一書記,1985年任第二炮兵副政委,1988年被授予中將軍銜。
  陰法唐告訴《財經》,他去河北之前,就聽說河北的情況比較復雜。
  果然,巡視組一到河北,程維高就給他們寫了一封信,提醒說:“你們可要注意,有些人正在串聯搞派系。”在信中,程維高還點出他認為會給他提意見人的名字。
  很快,陰法唐和巡視組就理解了程維高說這些話的真實用意。在巡視組組織的一次老干部座談會上,原省紀委書記劉善祥說,河北有一個冤案,冤案的主角叫郭光允。此前,劉已經找到紀委的主辦人員證實了郭光允的情況。
  老干部座談會上的發言很快又被程維高知道了,程維高再次寫信給巡視組,聲稱:“‘三講’后我要到中央上訴。”
  程維高如此的舉動,給陰法唐的感覺是“這個人太狂”。“這會直接阻礙了民主,如此誰還敢搞民主。”陰法唐說。
  此時,雖然還沒有接觸到郭光允,但中央巡視組已深深感到了“程維高非常跋扈”。“到各縣視察工作,合他意的重用,不合他意的撤職,這不是一兩個。”陰法唐說。
  中央巡視組還了解到,程維高當年選人大主任,為了搞一個多數當選,不僅動員代表選他,還發明了分區計票。“這里面問題就大了,有的區域人數少,一共就幾十票,有十幾票沒有投他,很容易被看出來。這搞得地方的書記們很緊張,代表們也很緊張。”
  群眾反映給中央巡視組的問題,很快牽扯到了程維高的兩任秘書吳慶五和李真以及程維高的兒子程慕陽。有人反映說,“程慕陽搞了一個什么公司,程維高出面一下子就借了5000萬元。”。
  后來,郭光允到巡視組駐地找了陰法唐。了解了具體情況后,中央巡視組覺得無論如何郭光允都不能算誹謗。河北省表示那就再查一下。不料負責復查的正是原來處理此案的一位負責人。“本來就是他們辦的案子,又讓他們復查。”陰法唐說。
  很快,復查結束了,向省領導和中央巡視組匯報的結論稱:“郭光允可以撤消誹謗罪,但程維高如果沒有那些問題,可以定為誣陷罪。”當時,還有中紀委人員在場。
  對此結論,陰法唐提出了一個意見:“如果構不成誹謗罪,那就撤消。至于程維高有沒有那樣的問題,這是中紀委的事。跟省里沒關系。”
  在這種情況下,河北省做出決定:郭光允的誹謗罪不成立,勞動教養的決定取消,恢復黨籍,但仍給予黨內警告處分。給予警告處分的原因沒有說明。
  當時程維高仍在擔任省人大主任。而此決定在八個月以后才通知到當事人郭光允。郭光允不服,繼續申訴。
  1999年8月,中央巡視組結束了河北的工作,對程維高個人自我剖析材料的感覺是“不可信”、“不真實”。在河北省縣以上干部的大會上,巡視組對程維高的部分問題進行了不點名的批評。程維高在參加“三講”省級干部的投票中得票率最低。回到北京后,巡視組將有關問題及意見匯報給了中央“三講”辦。
  就在“三講”結束之后,程維高還給中央寫了一封長達70多頁的告狀信,稱中央巡視組在河北搞了一些過“左”的東西。
  
  中紀委正式介入
  
  在河北省“三講”進行前后,中紀委副書記劉麗英專門約見了已經退休的前河北省紀委書記劉善祥。1999年10月,中紀委領導經過研究,決定派專人到河北進行查證。
  由于程維高當時還在位,中紀委又確定了工作方針:低調、穩妥、注重證據。在這一原則指導下,專案組以過問張家口卷煙廠廠長李國庭案件為由來到了河北。如上述,正是張家口卷煙廠,最后負擔了被吳慶五、李真、張鐵夢處理掉了的那5000萬元貸款的債務。李國庭案的突破,使中紀委很快發現了李真的問題。據悉,程維高的兩任秘書吳慶五、李真落網后對程維高的問題都有交待。
  目前,吳慶五、李真已先后在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承德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緩和死刑,目前正處于上訴階段,二審將在河北省高院進行,但日期還未確定。消息人士表示,牽涉兩三個副省級以上干部和七八個局級干部的中紀委調查工作已基本結束。
  關于對郭光允問題的處理,十六大之前,時任政治局常委的尉建行做出嚴肅批示:“不能再拖了,應該徹底平反,問題是沒有根據的。”
  對于程維高被處理一事,河北省當地上至黨委政府官員,下至街頭百姓,無不額手相慶,但也有不少議論認為這一處理偏輕。另有分析指出,目前對程氏的處理很可能不是句號,而只是一個分號。
  據悉,當年舉報程維高的郭光允至今尚未正式平反,其黨內警告處分尚未撤消。

相關熱詞搜索:扳倒 程維高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