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吳英案怎么了?_吳英案懸而未決原委

發布時間:2019-02-21 01:26:39 來源: 合同范本 點擊:

  吳英案五年審判,終審懸而未決。有人上書求判吳英死刑,有人聯名求情保命。主審法官之語令當事人看到希望,因為吳英案讓更多人將其解讀為浙江民間金融改革的風向標。   
  “吳英要在看守所里過第五個春節了!”吳英的父親吳永正屈指算到(吳英案詳見本刊《吳英命懸一線》、《吳英死不了》)。但是他表示,支持他女兒的人太多了,網絡上聯署簽名支持吳英的網友達到一千多人,他正在收集實名簽署人,并將聯署名單提交給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為了拯救生死一線的女兒,吳永正說,他和他的家人動用了所有的資源。“無論是刑事案件還是民事案件,我們聘請的律師前期都沒有收費。北京、石家莊的律師往返東陽已經多達170多次,按照每次差旅費最低7000元,差旅費的開支就超過100多萬元,甚至給各地記者和反映情況案件資料復印費就高達3萬多元。”
  而此前吳英在看守所中所寫的手記中透露,她很后悔沒有給家里留點錢,否則事到臨頭連律師費都拿不出來。吳英的妹妹吳玲玲曾是本色集團的董事,現在回到自己的老本行,經營著一家足療休閑店。吳永正說,吳英案子的開銷,主要是吳玲玲提供著經濟支援。
  在浙江跑路風潮的背景下,二審法官為了謹慎審理吳英案,曾四赴東陽調查取證。久審不判的吳英案背后,誰在上書法院要判吳英死刑,又是誰在聯名為吳英求情?錯綜復雜的吳英案,終審判決將成為浙江民間金融改革的風向標。
  
  二審法官謹慎 四赴東陽取證
  
  “什么案子也審不了五年啊!”吳永正從最初對案子的一無所知,到現在對案子已經爛熟于心。他發現,諸多線索均顯示該案背后有著多方力量的角力,導致案子如此糾結和難產。
  金子明是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庭的法官,也是吳英案的二審的主審法官。數日前,吳永正去浙江高院打探吳英案件的情況時,金子明曾對他說“就吳英這個案子而言,慢比快好”。
  吳英的刑事辯護人之一――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張雁峰律師分析說,金法官的話存在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性是真的是慢比快好,表明浙江司法當局對于該案的審慎,不是采取從重從快的嚴打態勢,如果等一等或許會有好消息;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僅僅是法官對當事人的語言安慰。
  吳永正說,他更寧愿相信第一種,因為那是支撐他們父女以及整個家庭的信心。
  不過,法律對于刑事案件的審限有著明確的規定。根據《刑事訴訟法》關于刑事案件二審期限的規定,一般為1個月,最遲不得超過1個半月。如果是交通十分不便的邊遠地區發生的重大復雜案件,重大的犯罪集團案件,流竄作案的重大復雜案件,犯罪涉及面廣、取證的重大復雜案件,經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決定,可以再延長1個月。即刑事二審法院可以利用的時間不得超過兩個半月。
  但是,吳英的案子自2009年底上訴以來,已經近兩年時間,案子遲遲未能判決下來,其間2011年4月9日在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其后一直沒有音訊。在張雁峰律師看來,一個案子審5年,無論這個案子多么復雜,均嚴重違背了程序法的規定,即便是遲到的正義,也在程序上具有無可挽回的瑕疵。他憑借多年的執業經驗,他預感到經過5年的馬拉松訴訟,吳英的案件在二審快走到了盡頭,很快會有一個終審的結局。
  “這是一個燙手的山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一位內部人士如此評價吳英案件。他分析說,這個案子爭議很大,金華中院一審判處吳英死刑,使得二審的法律空間回旋較小,如果要改判需要有充分的法律依據。
  為了吳英案件的慎重處理,主審法官金子明四次到東陽進行調查取證、核實。選擇在金華中院二審開庭審理,也是基于試圖使得案件進一步公開透明,同時也是希望吳英案的二審判決能經得起輿論的、法律的和歷史的檢驗。
  據浙江高院內部人士透露,案件主管部門對于吳英案件,不僅存在著量刑輕重爭議較大,即便是罪名本身、案件性質均存在很大的爭議。吳英到底是構成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存款罪,還是僅僅是一種民間借貸引發的民事案件?罪名不同,直接牽涉到案件的定性,也牽涉到量刑的輕重。爭議如此巨大的案件,浙江高院久拖不決,表明抉擇上的艱難。
  11月底,浙江金華中院收到了來自浙江省高級法院下達的重審裁定,裁定認為金華中院對于吳英提起的本色集團部分房屋產權糾紛案一審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由原審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重新進行審理,這讓吳英和她的家人看到了一線生機。
  張雁峰律師認為,吳英案子的焦點問題就在于資金的去向和使用用途,如果查明吳英所借貸資金投向實業,就表明吳英是在實實在在地搞實業,就不存在集資詐騙的問題。如果資產弄清楚了,資金去向也就清楚了,繼而會影響到全局的案情。
  
  吳永正名單在手 誰希望吳英死刑
  
  曾有媒體消息稱,浙江省東陽市十余名官員聯名向浙江金華中院和浙江省高級法院陳情,請求浙江高院維持一審對于吳英的死刑判決。記者就此事向東陽市委市政府和浙江省高院求證,但是均未得到明確答復。
  不過,吳永正似乎胸有成竹,他告訴記者,這些上書浙江高院的官員他已經能確定部分名單,并會選擇適當的時機公布。吳永正猜測,這些官員大多從吳英資產中不同程度地獲利,甚至覬覦本色集團名下的一些不動產,所以力求判處吳英死刑,以避免未來的錯案倒查機制追查他們的相關責任。
  吳英案件尚未審結,東陽市政府就著手處理和拍賣吳英的部分資產。這一點一直讓吳英及其家人耿耿于懷。2009年4月,東陽市政府著手拍賣吳英和本色集團部分資產的時候,吳英的律師就曾給東陽市政府發過律師函,聲明在吳英案件尚未審結的情況下,處理吳英資產均屬違法行為,而且其中本色集團的法人財產和吳英的個人財產也未做明顯區分。東陽市政府未作回應,即便是在吳英及本色集團的財產處理完畢之后,吳英委托律師向東陽市政府提起行政訴訟,金華中院也不同意進行立案。
  在吳永正看來,東陽市政府的這一做法不僅違背法律,而且財產處理的過程沒有吳英的代理律師或親屬進行見證,其拍賣過程貓膩很多,他認為吳英的資產是被政府的關系人低價拿走。
  但東陽市政府對此事不予認可,東陽市政府在回應媒體質疑的時候曾書面表示,吳英資產的拍賣公開、公平、公正,也很透明,絕無違規事項。而且東陽市政府強調,處理的部分資產處于保值或減少損失的考慮,對于可能升值的部分資產如店鋪、房產等,均予以留存。
  
  終審判決將成標桿
  
  吳英系獄期間,浙江省遭遇了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民間借貸危機。類似吳英這樣借入高利息貸款的人數不計其數,有的不堪高利貸重負,引發迄今不絕的老板跑路潮。為了舒緩民間資金緊張,浙江的民間金融改革一直走在前列,民間借貸的合法化和規范化均有很大調整。
  浙江六和律師事務所主任鄭金都律師認為,吳英案件被視為浙江民間金融改革的風向標,如果維持一審判決,判處吳英死刑,勢必與宏觀金融政策和大的環境不相協調,他認為吳英案一審量刑過重,二審應當從輕發落。
  無論是一審還是二審,吳英的辯護律師均對其做了無罪辯護。張雁峰律師分析說,吳英將大部分借來的資金投向實業或固定資產,這一點公訴方和辯護方均不持異議,用于個人開支的,并不算多。吳英既沒有將資金據為己有,絕大部分投資到本色集團,集資詐騙那種玩資本空手道的情形明顯與吳英的案情不符。
  即便是吳英在二審中承認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張雁峰律師認為也不符合實際情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這一罪名的關鍵情節就是向不特定公眾吸收存款,而吳英僅僅向周圍的11個親朋好友進行借款,并沒有向外擴散,面向不特定群體。
  張律師和另外一位辯護人楊照東律師均堅持的觀點是,吳英的借款行為僅僅是浙江非常盛行的、正常的民間借貸,屬于民事案件的范圍,根本不構成犯罪,更不應該被判處極刑。
  張雁峰律師進一步分析說,一審法院判死刑,而我們做無罪辯護,雙方差距太大。在他看來,吳英案就是一個典型的錯案,國家正在積極推動民間金融改革,促使民間借貸規范化和合法化,浙江高院應該果斷地在這種良好的宏觀政策背景之下依法改判吳英無罪,同時也把籠罩在民間借貸頭上的緊箍咒給拿掉。
  不過,張雁峰也坦承,按照中國司法實踐的慣例,二審法院改判吳英無罪的可能性較小。況且一旦改判無罪,還會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如錯案追究、所拍賣的吳英財產返還、國家賠償等諸多問題。
  張雁峰認為,浙江高院很可能順著二審開庭時吳英承認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這一思路,改變罪名,從集資詐騙罪改為非法吸存罪。根據中國刑法的規定,該罪名所涵蓋的最高刑期為10年。張律師判斷,這種判決的可能性很大,也最具有現實可能性。不過即便如此,他仍然認為這一判決是錯誤的,與無罪辯護仍有著本質的差別。

相關熱詞搜索:懸而未決 原委 吳英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