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少年犯罪演進的定量分析|2018青少年犯罪統計

發布時間:2019-03-29 01:04:37 來源: 法律咨詢 點擊:

  [摘要] 上世紀90年代以來,青少年罪犯數量大幅度下降,近幾年開始有所緩慢回升,青少年罪犯占全國罪犯總體的比例呈下降趨勢,然而,青少年人口犯罪率居高不下,并呈上升趨勢。由此我們看到反映青少年犯罪情況的兩個代表性指標--犯罪數量和人口犯罪率。影響青少年犯罪數量變化的主要因素是人口基數和青少年人口犯罪率,而后者更能夠反映青少年個體及群體的越軌行為危險程度。我們在青少年犯罪預防決策和實務工作中更應當密切關注青少年人口犯罪率,同時重視青少年群體人口基數的變化。此外,從罪犯數量和人口犯罪率兩個指標來看,未成年人與青年兩個亞群體差異較為明顯,因此青少年犯罪預防工作不能籠而統之,需要日益精細化、專業化。
  [關鍵詞] 犯罪數量;人口犯罪率;未成年人犯罪
  [中圖分類號] C913.5 [文獻標識碼] A
  
  我們對國家統計局、最高法院、公安部發布的數據進行系統的整理,對此前發表的有關青少年犯罪定量分析的文獻進行梳理和歸納,以尋求對相關數據的客觀解釋。
  
  一、社會背景:全國刑事犯罪情況日趨嚴重
  
  我國建國以來,刑事犯罪出現了五次高峰期,解放初期、三年自然災害時期、文化大革命時期、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期,以及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新紀元伊始,犯罪再次攀升,目前正在形成第六次犯罪高峰①。公安部將全國刑事犯罪情況大致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低發案階段,從建國初期至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每年全國刑事立案保持在16萬至50多萬起;第二個階段是刑事犯罪的快速增長階段,從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末,每年全國刑事立案從50多萬起快速增長到300多萬起;第三個階段是高發案階段,從2000年以來,每年全國刑事立案保持在400多萬起以上。見圖1。
  
  與刑事立案數量曲線相似,我國人口案發率(每十萬人口發生刑事案件的比率)也呈上升趨勢。1981年我國每十萬人口發生刑事案件僅89起,1991年增加到237起,2001年增加到447起。20年間,人口案發率提高了4倍。見圖2。
  
  通過圖3和圖4全國罪犯數量以及全國人口犯罪率的變化,也可以說明同樣的問題。近十年來,全國法院每年判決的罪犯數量由50萬上升至近80萬,增長40%;人口犯罪率由十萬分之四十五上升到近十萬分之六十,增長33%。
  
  盡管我國犯罪曲線出現過幾次波動,1992年刑事案件立案標準的提高、1997年新刑法的頒布對犯罪數量有所影響,但是,從總體看,上升的趨勢難以遏制。
  
  二、青少年犯罪情況量化分析:數量、比率
  
  1.青少年(14歲至25歲)罪犯數量在大幅度下降之后開始緩慢回升,未成年(14歲至17歲)罪犯數量增長,但青年(18歲至25歲)罪犯數量略有下降
  改革開放后,我國青少年犯罪大致可以劃分為兩個發展階段。第一個階段,從改革開放到20世紀90年代初,青少年犯罪快速增長,于1990年達到峰值,全年青少年罪犯共計332528人。90年代后,進入到第二個階段,青少年罪犯數量整體下降,徘徊在20萬人左右,沒有再超過30萬人。與全國罪犯數量的變化曲線相似,青少年罪犯數量在1993年、1997年和2002年出現三次波谷,但是增長勢頭不及全國總體情況,呈現緩和跡象。見圖5。
  
  但是,在青少年群體內部,青年與未成年罪犯數量變化曲線各不相同。近年來,未成年罪犯數量增長顯著。1994年全國判決未成年罪犯38388人,2004年70086人,十年間上漲83%,其上升幅度遠遠超過青少年罪犯及全國罪犯總體。見圖6。
  
  但是,近十年來,青年罪犯數量變化不是很明顯,略有下降。見圖7。
  
  2.青少年罪犯占全國罪犯總體的比例呈下滑趨勢,未成年罪犯占罪犯總體的比例出現增長勢頭,青年罪犯占罪犯總體的比例下降
  在青少年犯罪第一階段,青少年犯罪快速增長,青少年成為犯罪的主體,其犯罪總數一度占到了全國刑事犯罪總數的70%到80%(見圖7)。但是,隨后,這一比例開始逐年下滑。在上世紀90年代,青少年罪犯占全國罪犯的比例由1990年的57.35%下降到1999年的36.7%,十年間下降了20.7個百分點。“十五”初期,這一趨勢仍然延續,2000年,青少年罪犯占整體罪犯的比例為34.54%,2001年為33.96%,2002年為31.05%,但是2003年起發展軌跡出現了細微變化,這一比例回升到31.22%,2004年上升到32.55%。見圖8。
  
  未成年罪犯占罪犯總體的比例自1997年起開始增長,在“十五”期間增長勢頭更加明顯。2000年占6.52%,2001年占6.68%,2002年占7.13%,2003年占7.93%,2004年占9.17%,已經接近10%。見圖9。
  
  青年罪犯占罪犯總體比例基本呈下降趨勢。見圖10。
  圖10:青少年犯占罪犯總體比例
  
  3.青少年人口犯罪率高①,呈上升趨勢,青年群體尤為突出
  青少年是犯罪的高發人群,青少年人口犯罪的比率明顯超出全國人口犯罪率。近些年來,全國人口犯罪率在萬分之五到萬分之六之間,而青少年人口犯罪率幾乎翻一番,在萬分之十到萬分之十一之間。見圖11。
  
  在青少年群體中,未成年人與青年的人口犯罪率差異很大。前者與全國總體犯罪率相差無幾,而后者在萬分之十三到萬分之十五之間。可見,主要是青年人口的高犯罪率拉動了青少年人口的犯罪率,青年群體是應當引起重視的犯罪高發人群。
  此外,與全國人口犯罪率的發展趨勢一致,青少年人口犯罪率,包括未成年人和青年的人口犯罪率都呈上升勢頭。
  4.青少年犯罪主體低齡化
  上世紀90年代以來,青少年違法犯罪的初始年齡比70年代提前了2至3歲。近年來,不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危害社會案件逐漸增多,其中嚴重刑事案件明顯增加。“十五”期間,在青少年罪犯中,青年所占比重逐年下降,相應的未成年人所占比重逐年上升,2000年占18.87%,2001年占19.68%,2002年占22.96%,2003年占25.41%,2004年占28.17%,已經接近30%。未成年罪犯比重的增加改變了青少年罪犯以及全國罪犯的總體年齡構成。見圖12。
  
  另外,根據公安部門的統計,15歲以下未成年刑事作案成員占全部作案成員的比例近幾年也有上升的趨勢。見圖13。
  
  三、青少年犯罪數量的影響因素:人口基數與人口犯罪率
  
  1.人口基數
  青少年犯罪數量及其在全國罪犯總體數量中所占比例的變化,主要原因之一在于人口基數的變化。見圖14、15、16、17、18、19。
  
  圖15:14-17歲未成年人占總人口比例及14-17歲未成年罪犯占罪犯總數比例
  
  
  上面六個圖表中,青少年罪犯數量與其相應人口基數的變化趨勢總體是一致的。特別是未成年人近些年來犯罪數量的上升與其人口基數的上升是對應的,而青年犯罪數量的下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其人口基數縮減的影響。
  由于未成年人的人口犯罪率與總人口犯罪率相當,因此,圖14中可以明顯看出,未成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基本與未成年罪犯占罪犯總數比例曲線重合。
  2.人口犯罪率
  盡管圖13至圖18反映了人口基數對罪犯數量基本走向的影響,我們仍可以看到其中的差異之處。在圖13、圖15和圖17中,我們可以看到近些年來相應群體罪犯數量的上升幅度略微超過了人口基數的上升幅度,這其中的差異主要受制于該群體人口犯罪率的增長。圖16所顯示的青年人口比例與罪犯比例曲線之間的跨度距離反映了青年人口犯罪率與總人口犯罪率的差異,相應圖18中的跨度距離反映了青少年人口犯罪率與總人口犯罪率的差異。
  影響人口犯罪率的兩個主要因素,一是人口越軌行為比率,二是刑事政策。前者反映青少年犯罪的真實嚴重程度,而后者是由國家政策及相應法律引起的變化。如1992年刑事案件立案標準的提高、1997年新刑法的頒布都提高了犯罪構成的標準和條件,從而人為地降低了青少年的人口犯罪率。
  
  四、未來趨勢預測
  
  影響青少年犯罪狀況的主要因素有青少年人口基數、社會環境、預防青少年犯罪工作成效、刑事政策等。
  “十五”期間,我國青少年人口總量由低谷開始爬升,“十一五”期間,我國青少年人口將進入一個穩步上升期,人口基數較之“十五”期間有明顯的增加,特別是人口犯罪率較高的青年群體人口數量將有一定幅度的上升。見圖20。因此,從人口因素考慮,“十一五”期間青少年犯罪數量孕育著上升的趨勢。
  
  從社會環境來看,“十一五”期間是我國深化經濟政治體制改革的階段,社會將進一步發生深刻的變化,經濟發展將持續快速發展。在這樣一個轉型社會的背景下,通常整個社會的犯罪問題會更加嚴重,即所謂的經濟發展代價。不可忽視的是,另一方面的作用力也是存在的。我國近年來倡導和諧社會建設,有助于預防和減少社會矛盾的發生。但是,我們認為在快速工業化、城市化,升學和就業壓力不斷增大的社會環境下,青少年面臨的問題更大、困難更多,越軌行為比率難以下降。
  我國近些年來預防青少年犯罪工作得以實質性開展,一定程度上發揮了控制和減少犯罪的作用。但是,一方面我們的工作現狀還不容樂觀,另一方面,預防工作不是立竿見影,需要多年后才能見成效。因此,我們認為,在全國尚未建立完善的青少年工作機構和運行體系之前,我們的預防工作還難以阻卻青少年犯罪的趨勢。
  我國目前推行司法分流的刑事政策,盡量將未成年人非犯罪化處理。這種做法有可能影響未成年人定罪量刑的比率,從而縮減未成年罪犯的數量。但是,這僅僅是對未成年罪犯數量的影響,這不會影響到事實上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問題的嚴重程度。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在“十一五”期間,我國青少年犯罪率將不會低于“十五”期間的水平,青少年犯罪數量將有所增長,但其犯罪總量不會出現大的起伏,應該可以被控制在一個比較適當的幅度內。具體就青年和未成年人兩個群體而言,二者的犯罪趨勢將有細微不同。在“十一五”期間,青年人口基數的上升,未成年人人口基數的下降,將會對這兩個亞群體的犯罪總量產生相應的影響。
  
  五、思考與建議
  
  1.青少年犯罪情況的兩個代表性指標是青少年犯罪數量和青少年人口犯罪率
  青少年犯罪數量反映青少年犯罪總體狀況,青少年人口犯罪率反映青少年個體及群體的越軌行為危險程度。前一指標多年來一直受到重視,從而成為影響社會決策的重要因素。相對而言,后一指標受到忽視,今后需要加以重視。
  2.我們應當重視和掌握青少年人口基數這一重要數據
  犯罪數量等于人口犯罪率乘以人口基數。以往的青少年犯罪數據以及相關分析忽略了人口這一決定性因素的影響,從而將青少年犯罪數量的減增簡單等同于這個群體越軌問題的輕重,忽略了基于人口基數的數量變化與基于越軌行為比率的數量變化的本質區別。
  3.現階段我們需要重視青少年犯罪問題,但是無需過激的反應
  近些年來,青少年犯罪問題的嚴重性仍不容忽視。未成年人人口基數的增長導致其犯罪總量的增長,從而導致這一群體在罪犯總體中所占比率的持續上升。青年人口犯罪率始終保持在全國人口犯罪率的2-3倍,并順應整體趨勢同步增長。
  但是,我們對此無須過激的反映。從青少年人口犯罪率來看,無論是未成年人群體還是青年群體,其人口犯罪率基本是順應總人口犯罪率的變化而呈現緩慢上升趨勢的,沒有什么突兀的起伏。相對于自身而言,青少年人口犯罪率多年來保持在一個基本的幅度范圍之內,并沒有出現異常的變化。從青少年犯罪數量來看,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總量開始下降,并且至今沒有再超出當時的水平。此外,青少年罪犯占罪犯總體的比例也從當時的60%下降到現今的30%左右。
  4.青少年犯罪預防工作應考慮到未成年人與青年兩個亞群體的差異
  青年與未成年人在犯罪方面最明顯的差異是犯罪率,青年群體的犯罪率是未成年群體的兩倍以上。由此說明這兩個群體面臨的保護和危險因素是顯著不同的,一個是在成人羽翼保護之下的少年兒童群體,一個是從就學走向就業的準成人群體。我們應當從中獲得啟發,細化我們的工作,針對這兩個群體應當分別制定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的政策和措施。
  5.創建少年司法制度的合理性解釋
  未成年罪犯占到罪犯整體的十分之一,意味著法院受理的刑事案件中相當一部分是未成年人案件,因此,為這個特殊的群體建立相應的少年司法制度是必要的。
  6.我國有關青少年及其犯罪的數據統計制度需要進一步完善
  首先,具體部門在統計工作中應當針對青少年(能夠細化到未成年人和青年分組更好)設計具體的統計指標。例如,人口統計中,應當包括青少年人口年度數據以及青少年人口預測數據;在公安部門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的統計中,應當包括青少年的案件數量、作案成員數量、作案人員年齡等指標。其次,具體部門在數據統計過程中應當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避免人為的增減。再次,相關部門應當公開已有數據,便于研究,從而提供科學的決策依據。對于分析和預測犯罪趨勢來說,最直接的官方數據應當來自公安機關,但是,近些年來公安部發布的統計數據中很少涉及青少年犯罪方面的內容,因此,本報告主要依據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數據。由于刑事案件要經過立案、公訴和審判幾個環節才能最終定罪量刑,因此,法院公布的罪犯數量在反映犯罪實際動態變化的效能方面已經被削減很多,本報告的學術和應用價值也因此受到影響。
  [責任編輯:姚建龍]

相關熱詞搜索:定量分析 演進 中國 青少年犯罪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