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珠三角工廠倒閉潮_“倒閉潮”欲襲珠三角

發布時間:2019-02-21 01:24:07 來源: 法律咨詢 點擊:

  一個22年的老廠,老板突然人間蒸發。在用工、訂單危機之中,老板逃債的誠信問題正成為壓垮珠三角中小企業倒閉的最后一根稻草。隨著危機的進一步加深,2011年底的倒閉潮將更加嚴重,珠三角的中小企業正遭遇轉型的陣痛。
  
  8月26日,大批警察在佛山南海區東方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下稱“東方塑料”)門口拉起警戒線,員工們背著行囊紛紛走出廠區。
  東方塑料是一家成立22年的老廠,當員工們一覺醒來,發現老板已經上演人間蒸發的把戲,留下2億元債務和1000多名工人。8月23-27日,《證券市場周刊》記者在廣東東莞、中山、佛山等地進行實地調查時發現,東方塑料只是珠三角中小企業經營危機的一個縮影。
  用工難、融資難、成本高、缺少產業扶持政策等一系列問題正在讓珠三角的中小企業面臨著一場“生死劫”。廣東中山三鄉鎮的一位企業負責人對本刊記者表示,鎮上每周都有一兩家企業倒閉,很多沒有倒閉的企業還在苦苦掙扎,訂單下降、利潤越來越少。
  記者調查發現,珠三角中小企業經營實際情況比想象的還要糟糕。不少企業主告訴記者,中小企業大面積舉步維艱,隨時面臨著破產,真正的倒閉潮將在春節前襲來,而這一次將比2008年的金融危機來得更猛烈。
  
  22年老廠一夜倒閉
  
  8月26日,記者來到廣東佛山市南海區小塘新境工業園看到,大批警察正在拉起警戒線,外來人員不得隨便進入,一些工人正在背著行囊離廠。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工廠主樓還掛著慶祝公司成立22周年的紅色條幅,似乎在訴說著東方塑料曾經輝煌的歷史。
  聞訊趕來的當地企業在廠區對面的馬路上擺滿了招聘的牌子,其中有全球最大玩具廠美泰集團在華投資的生產基地之一的佛山市南海美泰玩具廠、廣東新寶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誠豐模具塑料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還有一些手拿招聘宣傳單的招聘主管在廠門前來回走動,試圖招到幾個離廠的工人,就連東方塑料傳達室的窗戶玻璃上也貼滿了招聘宣傳單。
  記者進入工廠內發現,在東方塑料的主辦公樓門前貼滿了法院的判決書,內容基本都是一些單位要求對東方塑料進行財產保全。這些單位包括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分行、佛山市南海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鹽步信用社、珠海市祥興隆化工原料有限公司等。
  佛山市南海區獅山鎮西區社會管理處公告稱,政府工作組已將大部分員工的工資和經濟補償金核發完畢,鑒于東方塑料的所有財產已經被法院封存,供水、供電部門計劃近日停水、停電,員工飯堂也將停止正常運作。除因工作需要留守廠區的員工外,建議其他員工于8月27日五點前離廠。
  東方塑料的忽然倒閉令人始料未及,一位正欲趕回家的工人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政府已經結清他們的工資,現在準備回家,暫時不想再打工了,對于未來還沒有更好的打算。
  廣東新寶電器股份有限公司李先生告訴記者,他來的比較晚,一個員工也沒有招到,而他的同事要比他幸運很多,招到了一些工人,但還沒有招滿。
  來現場招聘的敘福樓海鮮酒家負責人則表示,還沒有招到東方塑料的員工,一些工人選擇了回家,因為他們在廠里工作了幾年,接受不了廠子忽然倒閉,要回家休息調整一下。另有一部分工人選擇了與此前工作性質相近的職位。
  據當地一家招聘企業透露,這些來招聘的企業是由當地政府安排,主要是考慮倒閉工廠工人的問題,安排工人再就業,而事實上企業也的確是缺人手。東方塑料的倒閉既讓人看到了希望,又讓人感覺到危機,訂單減少、資金斷流有可能在一夜之間壓跨一個企業。
  
  一觸即發的“倒閉潮”
  
  東方塑料的倒閉觸動了“珠三角”很多企業脆弱的神經,進退兩難的境地讓他們聽從命運的安排,而東方塑料正像一個縮影成為珠三角很多企業真實的寫照。
  正在步東方塑料后塵的是,很多企業已處在艱難的生死線上掙扎,也許用不了半年他們都要關門走人,而有一些企業在面臨用工難、訂單少等問題的情況下,選擇了轉移主戰場另辟蹊徑。
  記者在廣東中山三鄉鎮采訪時了解到,這個鎮上每周都有一兩家企業靜悄悄地倒閉,有幾十人的小加工廠,也有上百人的中小加工廠。他們沒有品牌,沒有影響力,只是掛個牌子有個稱呼,根本不在當地政府的名冊上,甚至有些企業根本沒有注冊。這種代加工企業在當地遍地皆是,因此他們的倒閉破產從來沒有進入政府有關部門的視線。
  而據有關人士透露,三鄉當地最大的寶元制鞋廠以往有6萬-7萬工人,現在只有1萬-2萬工人,規模都在縮小。
  記者在中山三鄉鎮興旺橡膠廠發現,該廠大門緊閉,正值午飯時刻,記者沒有看到任何員工出入,與一街之隔的玩具廠的熱鬧形成鮮明對比。門口保安人員告訴記者,現在這個廠子沒有員工工作,里面基本是空的。
  在廣東東莞的虎門鎮富民布料批發市場,過去車水馬龍、門庭若市的熱鬧場景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冷冷清清。
  據該市場做飾品輔料行的王先生介紹,過去在富民布料批發市場做飾品輔料的門店有二三十家,現在除了一家轉型的,倒閉了十多家,目前市場僅剩下八家。銷售收入一年比一年低,從2008年至今,每年的銷售額僅是2006年的一半。
  早在2011年7月份,第二大玩具廠東莞素藝宣布倒閉,其老板拖欠巨額工人工資逃跑,與佛山東方塑料廠如出一轍。
  王先生還告訴記者,東莞2010年倒閉了一家三千多人的大型服裝廠,導致幫他們做代加工的一兩百家中小加工廠倒閉或轉型。
  盡管有一些大型或小型的企業在陸續的倒閉,但在更多的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大面積倒閉潮目前尚末出現,很多中小企業都在硬撐,隨著訂單量下降、成本上升等問題的加劇,到2011年春節前后,集中式倒閉潮將真正來臨,傳統行業將面臨著嚴峻的挑戰。
  在中小代加工企業完成2011年最后一批訂單后,大面積倒閉潮將會隨之而來。世界經濟形式的變化以及中國產業結構失衡將影響著珠三角這個中國最大的加工基地,一觸即發的“倒閉潮”將是政府即將面對的最嚴酷的現實。
  
  年末“倒閉潮”隱現
  
  一邊是棄廠而去,丟下上千工人逃債的大企業老板,一邊是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的代加工中小企業,以廣東沿海中小企業引發的倒閉風潮,比2008年金融海嘯來得更猛烈。那么導致企業倒閉的根源是什么?
  在記者采訪的多個企業負責人中了解到,用工難、訂單下降、物料成本增高使企業舉步維艱,而銀根收緊融資難、勞動密集型產業政策的缺失是導致企業倒閉最根本的原因。
  休頓鞋業負責人董建秋表示,2011年用人成本增加20%,目前每個工廠都面臨著用工難,用工成本增加的問題。一方面隨著新農村的建設,很多工人并不愿意選擇到離家很遠的珠三角、長三角工作。另一方面,目前工人主要以80后和90后為主,這個年齡段的人在家基本是獨生子女,所以沒有挑戰困難的精神,真正做一線工人時并不能擔當一些工作。
  東莞富民布料批發市場的李先生也表示,2011年用人的成本基本從過去每人1500元/月,上漲到1900-2000元/月。董建秋表示,2011年準備招400-500人,但是只招上200多人,以前對工人還要挑選,現在基本是只要工人愿意進來,都會留下。
  記者注意到一些企業的招聘簡章對工人要求的條件也放寬了很多,不再有學歷的限制,而過去要進入一家工廠至少要有初中文憑。這就使得工人的整體素質和技術水平大打折扣,容易給企業造成質量方面的惡性循環,提高企業成本。
  中山三鄉鎮一家包裝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2011年用人成本占到了總成本的30%,讓企業不堪重負。沒有工人就很難接到訂單,但接了訂單很多人都做不了。
  然而比用工難更讓中小企業無奈的是,訂單量的急劇下降,幾乎壓跨了他們最后一絲希望。做布料生意的李先生告訴記者,2011年生意有明顯的萎縮,總體銷量下降了10%,布料上漲了15%-20%。很多顧客也在下單,但下單的量比較少,生意很冷淡。
  “最關鍵的是有單也不敢接,目前國內各種原材料上漲非常快,而接單一般是在年初接,人民幣升值、匯率變動很大,很多中小企業接了單就死掉了。”李先生說。董建秋表示,目前國外消費基本在賣庫存,出口到美國和歐洲的訂單減少了20%-30%。
  中山三鄉鎮一家包裝企業負責人表示,包裝行業作為整個行業的晴雨表在外貿訂單方面尤其明顯,2010年對比2011年訂單下降了30%-40%。而2011年制衣和玩具行業的訂單急劇下滑,制衣廠訂單下降四成,目前企業正在調整客戶,增加其他行業的客戶群。
  由于季節性的原因,盡管每次報價都會留出1-2個點的利率浮動空間,但相對于快速升值的人民幣來說,這一兩個點并不能彌補企業的損失。
  而做飾品輔料的王先生則表示,2011年外貿訂單要求極為嚴格,過去只檢查19項,而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將檢查54項,嚴格的標準有單也不敢接。而且國外圣誕用品重復利用也影響了訂單的量,過了8月份基本就沒有生意可做了。
  在更多的采訪中記者了解到,2008年的金融危機對整個傳統產業影響并不是很大,主要是影響金融行業,但2011年這次危機對更多的代加工企業來說是致命的打擊,訂單的急劇下降以及匯率的變化,讓中小企業不堪負重,在生死線上掙扎。
  記者了解到,每年的11-12月份外貿企業下訂單預訂的是第二年上半年的產品,而第二年4-5月預訂的是下半年的產品。很多大企業訂單量都在下降,很難再將接到的訂單分給代加工的中小企業,而這些中小企業由于利潤低、沒有自己的廠房,抗風險能力低,接不到訂單就會死掉。因此隨著美債危機的爆發,2011年下半年過后,一批接不到訂單的中小企業將集中倒閉。
  
  望斷融資三重門
  本刊記者 高素英/文
  東方塑料的老板留下2億元債務跑了,這為珠三角的中小企業誠信帶來了惡劣影響。當用工難、訂單下降、轉型難層層考驗著中小企業主的時候,身負數億元債務逃跑的老板,讓更多危機中的中小企業主望斷銀行借貸、民間融資、新三板三重門,融資已經越來越艱難,成為“倒閉潮”來臨前的最后一根稻草。
  據廣東中山一些企業負責人介紹,目前中小企業如果沒有廠房、土地,僅有一點生產設備很難融到資,銀行不會貸款給企業、擔保公司和投資公司都不會來扶持這些中小企業。想擴大生產,沒有足夠的資金根本不行,只能是有多少資金接多少訂單,如果虧損了就只有倒閉。
  “沒有哪個部門會管這些中小企業的死活,不管企業經營好壞,稅賦從來都不會減少,企業幾乎是在夾縫里生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小企業負責人表示。
  董建秋告訴記者,目前廣東很多中小企業的老板都是草根出身,所以在擴張方面不會盲目,一般都是靠自有資金。如果自有資金不足,貸款特別困難。2011年公司就想接一個大單子,短期需要資金在200萬左右,但是找擔保公司非常難,不僅每個月要付2.5-3%的利息,還要有固定資產做擔保,而且擔保公司希望企業貸款三年,這樣擔保公司才有利潤賺,但企業只想短期貸款用于資金周轉,所以最后這筆貸款也沒有通過擔保公司貸下來。
  他表示,從2011年開始勞動密集型的企業由于大環境不景氣,一些擔保公司放款相對以往要嚴格很多,銀行貸款也非常難。雖然目前工商銀行針對中小企業融資難推出了一項政策,公司在銀行有一年以上的信譽就可以貸到款,但貸款期限太短只有七個月。
  東莞經營飾品輔料的王先生告訴記者,他有一個經營服裝的朋友,生意做的非常好,代理商訂貨量也很大,但是缺少500萬元資金,由于沒有廠房、土地,在銀行根本貸不出這筆錢,最后只能通過朋友拆借了200萬元。
  “投資公司一般都會投有影響力的公司,要有自己的技術、品牌等,有的也需要抵押物,而擔保公司的資金基本是從銀行而來,因為隨著銀根收緊擔保公司的放款非常謹慎,要做很多調查,包括對公司財務數據審查,所有固定資產都要與其放款金額相適,無形中增加了融資的難度。”上述負責人表示。
  對于民間的小額貸款,目前這些代加工企業并不敢用。首先,不知道資金來源的安全性,不敢貿然借貸,擔心借的是高利貸;其次貸款的利息比銀行高4倍,利潤不足以支撐如此高的利息。
  而據廣發證券內部有關人士透露,雖然廣東民間資本比較富裕,但2011年對中小企業放貸也比較謹慎,很多握有大量資金的當地人都自己投資做實業,而不是借貸給中小企業。
  記者在一些擔保公司也了解到,如果沒有房產的情況下,貸款年利率是14%,有房產的情況下是7%,而這只能貸出房產總價的70%。這對于純利只有5%左右的中小企業來說,無異于讓他們直接破產。
  除了貸款外,更多人士比較看好“新三板”這一途徑,但是作為上市公司孵化器的“三板”目前還在試點中,且上市的限制條件較多。據根國泰君安的內部資料顯示,財務指標要求凈資產不少于500萬元;最近兩年連續盈利且最近一年凈利潤不少于500萬元; 或最近一年凈利潤不少于100萬元,且年增長率不少于20%。
  廣東數以萬計的中小企業顯然滿足不了“新三板”的條件,中山火炬高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有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年銷售額低于2000萬元的企業都是規模以下的企業,根本達不到新三板上市的條件。
  對于如何扶持這些中小企業,上述負責人回避了記者的問題。雖然從2010年開始,中山火炬開發區已在積極籌備爭取“新三板”試點。目前,已出臺兩項扶持政策,對掛牌企業分四個階段給予資金資助。但是據記者了解,目前中山市火炬區正在申請“新三板”試點,真正納入試點的企業屈指可數,相對于中山20多萬個經濟單位,中小企業和個體戶顯得微不足道。
  有業內人士介紹,中山“新三板”擴容規則在國慶前后推出的可能性比較大,而具體到操作層面,估計要到明年初。也許等到明年一批中小企業將在期待中倒閉。
  
  
  中小企業轉型陣痛
  本刊記者 高素英/文
  8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民建中央副主席辜勝阻公開表示,多重不利因素疊加,導致2011年成為中小企業最為糾結和困難的一年。調研顯示,目前60%-70%的企業面臨嚴重的生存困境。
  辜勝阻認為,要拯救中小企業,政府就要推動企業升級,要采取放、扶、逼的措施。“放”就是要放開,就是要打破壟斷,完善、健全市場經濟體制,只有這樣才能減少中小企業升級阻力;“扶”是指應該把扶持三農的某些政策,“移植”到中小企業上,實行少取多予,通過減稅、減費,幫助企業輕裝上陣;“逼”是靠市場倒逼企業轉型。
  記者了解到,在沒有技術、沒有品牌、沒有自己的土地和房產的情況下,除了一部分已經倒閉的企業外,很多企業選擇轉型或者轉移到外地。
  由于廣東做外貿代加工的中小企業比較多,在大的經濟環境不景氣的情況下,很多企業都考慮到出口轉內銷,開拓國內市場。
  董建秋表示,國內市場運營成本比較高,一個直營店的投入在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單店收入比較低,根本沒有利潤。但要開幾十家直營店需要投入上千萬,這對中小企業來說太難了。此外,國內市場收款也比較麻煩,想做國內市場,都搞一個品牌,先鋪貨,國內經銷商也掌握廠家的心理,一些代理商會壓款,高峰期企業曾壓款幾百萬,現在都不敢發貨。
  8月17日,國家發改委在對7月外貿運行中需要關注的問題和動向中稱,目前中國一些出口企業開始將生產環節向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國家轉移,將總部和研發部門留在國內。一些企業將附加值不高、技術含量較低的產品遷往東南亞國家生產。
  但有關人士認為,東南亞轉移并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當地員工綜合素質也不是很好,產生的效益低,算在每個單件成本上面,人工的成本比國內還要高很多。而在越南的效率同樣比較低,加上越幣貶值速度比較快,賣出去的產品換回的是越幣,再兌換成美元,最后再換成人民幣,企業的利潤在兌換過程中降低很多,因此企業一般選擇在當地采購。
  無論是轉移還是轉型,對勞動密集型的中小企業來說都比較難,如果沒有相應的產業政策扶持,中小企業面臨的境地將會越來越難,沉重的稅賦、高成本的人工和原材料、融資難的無奈,一系列問題將加快中小企業大面積倒閉的步伐。
  令人擔心的是,國家產業結構調整的失衡對傳統行業的沖擊,此前大量的資金涌向了房地產,一些從事傳統領域的大企業也紛紛涉足房地產,銀根的收緊使得中小企業的發展受到嚴重的影響。
  中小企業大面積的倒閉潮即將要來襲,那么影響的不僅僅是傳統領域的未來、還有工人失業和社會安定等一系問題。因此政府部門不能一味地追求GDP的增長,同時也要刺激消費、擴大內需,真正出臺扶持中小企業發展的有力政策,解決高通脹帶來的危機。

相關熱詞搜索:倒閉 欲襲珠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