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鋒相對】決對爭鋒 水千丞txt

發布時間:2019-02-06 01:20:54 來源: 法律咨詢 點擊:

  要談當今中國企業的發展之道,“國進民退”是個繞不開的背景。時時想,刻刻念,常說常新。按說,作為民營企業家,應該是沒有人替“國進民退”說話。可現實總比想象中復雜,充滿驚奇。在參加亞布力論壇的企業家,分為了“理解派”和“反對派”兩撥人。
  
  理解派
  
  馬云:國企近幾年學習能力遠超民企。
  我們講國進民退,民營企業發生了什么事。我們一直找了很多借口,說民企發展不好是因為國企太強大了。30年河東,30年河西,民營企業有沒有問問自己發生了什么問題?我覺得國企近幾年的學習能力遠遠超過了民企,國企的干部不斷參加各種研討學習會,國企的領導在視野、政治水平、全局把握能力上比民企的領導做得更好。這幾年民企落后了,在學習能力上落后了,我們卻還沾沾自喜。我覺得民企在想別人怎樣怎樣的時候,應該反思一下,為什么沒有跟上。
  前幾年我發現,很多國企的企業家們,眼界真的是越來越寬廣,越來越厲害,他們不停地學習。國家的強大一定是這條腿先民企,那條腿再國企,然后再民企。民進國退的時候,我們得意了,今天國企的時候到了,但是下一輪就不一定輪到我們這幫人了,有可能是80后,90后。(馬云為阿里巴巴集團主席)
  
  戴志康:國企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占主導地位。
  我是民營企業,做金融地產投資。金融地產是政府壟斷性比較強的行業,我們是硬在里面擠了一點位置。
  今后30年中國的趨勢是“國進民退”,這個不是我所希望的,但是客觀上可能就這么走了,它能這樣走有合理性。
  我們剛開始搞市場經濟的時候,國營企業不作為市場主體存在,市場比較活躍,但是民營企業都虧,國家負擔太重,干脆把爛東西都去掉,出現了90年代“國退民進”觀念。大家都在琢磨如何掙錢,如何在市場里面掙到我的那一份。經過這個過程,國有企業領導和官員們都學會了做生意,你想他們學會做生意,競爭力不會弱。在政府圈子里,在國有圈子里,有一大堆非常精明的人才,我對國有企業了解相對少一些,但對地方政府官員從商的能耐,我深刻體會一點不比我們差,他們好像比我們還努力。所以說,國有企業今后30年就是這么走。當然國有企業在某些領域是不行,例如需要冒險精神的互聯網行業。這是我的一個現實判斷。
  另外,我們為什么一定認為搞市場經濟就是私有化?市場經濟最終發展的結果全是私有化的結果,這是過去30年大家認同的經濟學原理,我對這個結論持懷疑態度。看中國過去的實踐,我發現國有企業政府官員都可以成為市場經濟合格的參與者,當然不一定在每個方面都合格,但是政府官員有時是相當有競爭力的。歷史上歐洲相當一段時間內也有國有企業,日本二戰后的幾個公司,都是皇家公司。這個“國進民退”過程中,“民”就完全退掉了。
  全面的私有,全面的市場化競爭,最終結果就是兩極分化。中國是有13億人口的新興發展中國家,我認為不大可能實現像其他國家,例如美國、日本、新加坡那樣經過三五十年或百年的發展基本上實現全民中產階級,在中國我認為再怎么都不大可能全民中產階級,一定是兩極分化非常嚴重。
  實際在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不斷出現這種情況,這種兩極分化造成經濟不可持續。所以我的觀點是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一定是并存的,國企終究會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占主導地位。(戴志康為證大投資集團董事長)
  
  林偉賢:國進民退任何國家剛開始都要做。
  林偉賢:我感覺“國進民退”任何國家剛開始都要做。(林偉賢為實踐家知識管理集團董事長)
  
  反對派
  
  陳琦偉:民營資本大發展,中國經濟才有未來。
  首先我要給民營資本打打氣。我們現在覺得制度對國有資本有利,對民營資本不利。但現實不那么簡單。我們投資的30家公司大部分是民營企業,這些民營企業里只有一家失敗了,其他都很成功。
  這個過程中我感到民營企業生機勃勃的創造力。講到創新,相信大家都會說民營企業有創造力,國有企業不行。一個經濟體的真正活力在于創新,中國經濟要有未來,民營資本一定要有大發展,不然的話只有國有資本發展,中國經濟就沒有未來。
  國有資本可以一時強大,但它有局限。計劃經濟是最典型的國有資本,計劃經濟在歷史上沒有成功過。另外公眾的監督能力越來越強,對國有資本運作的評論越來越多。試想20年前誰有資格指責國有企業運作的,這本身是一種進步。國有企業受到的監督會越來越多,而本身缺乏創新能力,走到一定程度會走不下去。(陳琦偉為亞商集團董事長)
  
  沈國軍:銀行對國有企業是銀行,對民營企業是典當行。
  今天形成的壟斷資本制度最重要的就是金融制度的安排。應該說銀行業叫中國國有企業的銀行業,因為中國的銀行業放信用貸款,是只對國有企業放信用放貸,銀行對民營企業的所有貸款都必須抵押。所以它對國有企業是一個銀行,他對民營企業是一個典當行。
  還看國有企業的老總,他今天是這個公司的經理,可能明天成為省委書記;今天是部長,明天還可以成為別的領導。這些人不僅僅是企業家,也是政治精英,既制定市場經濟規則,也參與市場經濟活動。根據經濟學自身利益的偏好,制定一個政策的時候,首先要滿足制定者的需求,這是人的共性。
  但我相信,民營企業今后還是會很有影響力,并起主導作用,除非國家經濟不往前走了,不發展了。我認為再過30年,中國經濟正常發展,除了幾個關系到國家安全的行業可能是國有,剩下大部分是民營企業去主導。(沈國軍為中國銀泰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
  
  任志強:國企退出才是合理的,不退就是個錯。
  國進民退現象嚴重,商業文明的法律制度不完善。同樣是經商,為什么他可以占有那么多資源,還可以并購這個并購那個,我作為商人卻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財產。商業文明的法律制度條件不完善。比如說有非公經濟36條。公平的商業社會中,應該只有一種通用的法律,但現在是兩種,一部分使用這種法律,一部分使用那種法律,憑什么?這種法律制度是歧視性的,或者說虐待型的,這樣的情況,能有商業文明嗎?兩個地位不平等的人,怎么交易,怎么競爭?
  比如石油公司,說漲價就漲價,國家說已經給消費者補貼了,但沒人知道補貼在哪了。銀行貸款,只愿意給國有企業,不愿意給民營企業。為什么,因為政府說了,你給國有企業貸款,賠了不追究你的責任,行長當然要選擇國企,這些統統都是不合理的。
  國有企業曾經一統天下,結果是所有人都吃不飽,國企不得不退出。如果不進行經濟改革,就生存不下去。我們這一代人都趕上過,憑票吃飯,一統天下的國企做過什么好事嗎?沒有。歷史證明,國有企業一統天下是不行的,人民吃不飽肚子。
  國有企業退出才是正常合理的,不退出就是個錯,從鄧小平到朱?基,都進行國有企業改革,所以這些年的發展才會很快。“國進民退”的后果不是當天就能反映出來的,它有滯后期,需要兩年三年或是更久才能表現出來。國進沒有任何好處,一定是失敗的,這是很清楚的事情。(任志強為華遠集團董事長)
  
  高西慶:只靠中央統一的經濟模式沒有辦法解決,一定會逐步改變過來。
  大部分企業家,尤其是民營企業家對“國進民退”總有一些微辭,但是事實上大的方向確定以后,一段時期的暫時回流是不會持久的,最終的發展方向還是要走的,就是所謂重和諧發展、重科學發展,以人為本。只靠中央統一的經濟模式,靠計劃經濟的模式是沒有辦法解決的,所以一定會逐步地改變過來。(高西慶為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

相關熱詞搜索:針鋒相對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