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籍改革大幕即啟_啟工派出所戶籍電話

發布時間:2019-02-05 01:23:46 來源: 法律咨詢 點擊:

  由于與戶籍相關的整套社會管理架構并不合理,當下的中國社會人群在各個層面均存在公平失衡的問題,尤其在就業、就學、住房等焦點領域更是如此。是漸進式完美之,還是一刀切廢除掉?
  
  是揚湯止沸還是釜底抽薪?或者,存在第三種方法?
  于先前計劃經濟體制框架內形成并一直持續至今的中國戶籍管理制度,以及與之相伴相生的諸多相關社會管理制度弊病日顯。隨著市場經濟的大跨步前進,戶籍似已成為中國社會經濟發展及中國未來民主進程中一個亟待解決甚至亟需破除的制度性障礙。中國經濟漸與世界高度接軌,而中國社會內部尤其在社會管控領域存在的大量落后的或者不合時宜的條條框框,勢必將影響到接下來的經濟發展與民族進步:城鄉之間需打開隔閡以實現雙向自由流動,各區域之間在人財物上亦需各取所需、良性匹配以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
  改革開放30年余,建國更已進入60年,關于大戶籍改革的呼聲理應受到重視并需真正進入實質性探討、實施環節。
  何謂戶籍制度,如何正確認識戶籍的利與弊,又該如何改革之?
  
  清晰定義
  
  作為統計、管理基本人口信息的必需工具,從狹義上理解的戶籍制度具備存在的歷史必然性和合理性,從廣義上理解的戶籍制度顯然又與教育、醫療、住房、福利、就業等領域密切相關,而所謂的不公平甚至不公正多因此中操作涉嫌執行機構違法、違憲引致,當下公眾和媒體更多則以廣義的戶籍制度作為討論、批判的話題基礎。
  依據中國警察協會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太元的說法,單純的戶籍制度僅僅是一個自然屬性的存在,并不牽涉經濟利益,更與公平、平等概念無關,而且作為一個國家形成的重要標志之一,戶籍制度是必須存在而且需長久延續下去的。
  王太元表示,戶籍本身是第一位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任何一個政權實體,如果沒有戶籍體系,是難以想象的。王太元介紹說,從2000年他就一直認為,在這個問題的探討上,媒體討論錯了對象,要探討的不應是戶籍制度本身改不改革的問題,而是長期用戶籍制度幫助相關機構管控各個社會領域的那諸多的管控制度該不該改革的問題。
  所謂的戶籍制度改革,一般被認為是,老百姓看得見的戶籍下面連帶的所有社會管理制度,如若采納王太元的說法,50年來,尤其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在戶口制度上存在的最大問題是,各個社會領域錯誤地運用了戶籍制度用以管理內部事務。
  王太元認為:“戶籍制度按我們的說法,應該是一個行政技術制度或者行政程序制度,它無非是登記、統計、管理人們基本信息的,我有一個準確的概念是這樣:所謂戶籍管理或者戶口管理、戶政管理,是什么呢?是依法收集、確認、提供本國住戶居民人口基本信息的一種國家行政管理,在國外叫基礎行政或者行政基礎。按照我的戶政學理論就更清楚了,個人的生老病死,群體的生產、生活、消費、交換,地區的貧窮、發展、富裕、變革,國家的協調、穩定與發展,都需要這些東西。”
  觀點恰與此相反,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則認為,這種隔離型的戶籍制度,本質上是封建社會、防控型社會的產物,目前世界上也只北朝鮮和貝寧兩個國家有,理應廢除。“這么落后的、沒有人性的、極度妨礙中國現代化、破壞和諧社會的制度如果也不能果斷地廢除,那么是不是當初在西藏廢除奴隸制度也應當慢慢地來?2003年中央政府廢除收容遣送制度也應當慢慢地來?現在廢除破壞法治的勞動教養制度也應當慢慢地來?”
  胡星斗同時認為,廢除戶籍制度的前提是,必須做好預案、找到管理的替代辦法,但他同時認為,如果一心想保留戶籍制度,那么永遠也不會建立起符合現代文明準則的替代辦法,只有下決心廢除它,才會著手及加快建立身份證電子管理系統以替代戶籍制度,并且讓身份證系統更加公平、人性化、高效地發揮管理的作用。“只要戶籍制度不改變,我可以斷言,未來中國的城鄉差距不會縮小,只會增大。”
  安徽律師程海近年來一直致力于推進中國戶籍制度改革。2008年,程海聯合全國人大代表錢永言、何邦喜以及全國政協委員蔡繼明在全國兩會上已遞交過戶籍改革建議書。程海在北京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認為,作為統計工具的戶籍其實并無太多瑕疵可以爭論,而且很顯然,不少公共知識分子在沒有深入研究的前提下,確實是攻擊錯了對象,原因則是因為對《戶口登記條例》的不甚明了。在此層面,程海與王太元觀點類似,與胡星斗觀點相左。程海認為,問題的關鍵不在戶籍,而在于監督執行機關如何依法行政,其中即包括公安部如何依法行政。
  
  路徑選擇
  
  由于與戶籍相關的一整套社會管理架構并不合理,當下的中國社會人群在各個層面均存在公平失衡的問題,尤其在就業、就學、住房等焦點領域更是如此。是漸進式完美之,還是一刀切廢除掉?較為理性且較為可行、能夠被順利接受的方案則是前者。
  業界有學者認為,戶籍制度沒什么用,有用的是附加在其上的其他制度,所以,關鍵是改革附加制度,或者改變把附加制度如低保、養老、教育、醫療、住房等與戶籍捆綁在一起的做法,讓戶籍只起人口登記的作用,那么保留戶籍沒有什么不好。另有人認為,現在城鄉二元制度、城多差距、地區差距、城市之間的差距都太大了,只有等到二元制度一元化了,差距縮小了,才具備真正廢除戶籍的可能性。
  針對如是說法,胡星斗認為,乍一聽,似乎都有道理,但如果不廢除戶籍制度,附加制度成為附驥之蒼蠅、纏樹之藤蘿,不可能發生大的變革。按照胡星斗的邏輯,戶籍制度是造成二元制度的“因”,二元的教育、醫療、養老等是“果”,不消除“因”,期待“果”改變,由二元變為一元,是不可能的。“教育、醫療、養老等二元制度的形成,雖然也有權力結構、特權制度、工業化、歷史因素等原因,但最基本的原因是戶籍制度造成和擴大了二元差距。在戶籍制度存在的情況下,你要等到這些附加制度一元化、二元差距縮小,那是癡心妄想。”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太元就此分析說,不同的人,他的觀察角度、表達角度和思維角度這三個方面存在不同。站在外面觀察和站在里面觀察,得到的結果往往不一樣。境外學者和大陸學者不同,境外學者另外還包括他在領域之外和他在領域之內兩種。“我們是站在領域之內在觀察,可能會了解得更細更全,也可能和主管部門和執行單位之間的聯系多一些。正因為這樣,我們在闡發觀點的時候,全面性或者叫系統性、可行性可能就更好一些,而不只是考慮新銳、前衛、激進。”
  王太元認為,將戶籍制度改革與其他制度的改革捆綁起來的方案比較荒謬,沒有可操作性。王太元表示,胡星斗的說法完全不可能實現,無非制造些造反情緒而已,而且公平要體現在社會運作和管控上才行,否則叫得聲音越高,公平越難實現,甚至會妨礙公平。“你放心,20年以后,他如果不按我的思路走,他要是能夠改革成功了,我倒著走。”
  按照王太元的思維框架,戶籍制度改革需堅持帕累托改進原則。“我增加多了,而你并不減少,這樣的改革是最容易推行的,只有到最后沒有辦法的時候才進行零和博弈,把你的一部分給我,而這樣的改革是最危險的改革。”
  就戶籍制度改革,國家發改委和公安部等諸多部門一直協力就此展開調研,但截至目前,就戶籍制度的存廢之爭一直未有定論,但毋庸諱言的是,時下的戶籍制度確已造成政治經濟生活的各種羈絆。改革,如何改革,如何更好地改革,實在是一個相當考驗智慧的嚴肅命題。
  大幕拉開,改革不遠。

相關熱詞搜索:戶籍 改革 大幕即啟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