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法修行中尋愛的詩人:如何修行佛法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6:41 來源: 法律資料 點擊:

  摘要:倉央嘉措既是藏傳佛教六世達賴喇嘛,又是一位才華橫溢的愛情詩人。本文從情歌的思想內容等進行分析,以揭示詩人一代活佛之佛性與愛情詩人之人性之間的密切聯系。   關鍵詞: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情歌;思想內容;佛性;人性
  作者簡介:谷熠(1980-),女,內蒙古錫林郭勒盟人,研究生,內蒙古師范大學中國少數民族作家研究中心交流部,助理研究員,文藝理論。
  [中圖分類號]:I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7-0-02
  介于工作原因,每當作為講解員帶領參觀者參觀中國少數民族文學館第一展廳歷史長河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展位,總想多介紹幾句,對于這位性情中的詩人,個人有一種莫名的愛戴和崇敬。雖然利用工作之便,讀過不少他的傳記和詩文,但究竟這是怎樣一位在寺廟中修行著的愛情詩人,對我來說依然充滿了好奇和疑問。2010年底馮小剛導演的《非誠勿擾2》熱映,帶給觀影的人們巨大沖擊,除了電影本身強大的藝術渲染力,更讓金錢至上的當代社會對愛情和生命這一經久不衰的文學主題有了更深刻的反思。電影中,主人公李香山的人生告別會上,李香山女兒朗誦了倉央嘉措那首膾炙人口的情詩《見與不見》,那美好的詩意把我們從高速運轉的社會機制中迅速拉回到美好的心境,哪怕只是片刻的寧靜與真摯。
  如果一定要給倉央嘉措冠一個響亮的名號的話,我寧愿稱他是愛情詩人而非享譽國內外的藏傳佛教的轉世活佛達賴喇嘛。縱觀倉央嘉措的一生,從長度上來說是短暫的,歷經政治迫害和佛教內部的派系之爭,年輕的嘉措在他25歲的時候生命便畫上了句號。但從深度上來說他的一生卻是豐厚而極具影響力的,他留給后人的情歌和風流軼事經歷了近四百年的歲月洗禮依然牽動人心。他的情歌在藏區、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留下了盛名,更開創了“諧體”詩,給當時經院體詩歌大行其道的藏族詩壇注入了新鮮血液。而被后人津津樂道的除了他真摯而動人心弦的愛情詩歌,更因為其六世達賴喇嘛顯赫、特殊的身世。
  1683年,倉央嘉措出生于西藏門隅宇松地方一戶世代信奉寧瑪派佛教的農民家里。剛滿兩歲的倉央嘉措被當時任第斯(或第巴)的桑杰嘉措認定為五世達賴的轉世靈童,但在倉央嘉措十五歲到布達拉宮坐床之前,一直處于桑杰嘉措的嚴密控制之下秘密進行的。在當時藏傳佛教思想經歷了和苯教等一系列教派的斗爭后完全扎根在了藏區人民的心中,從政治、經濟、文化、思想等方方面面影響著藏民的日常生活,更從思想上形成整個社會宗教苦修、出世的世俗傳統。倉央嘉措時所處的時代甚至以后很長的一段歷史時期,人們在這種宗教壟斷思想的熏陶下,“都成為虔誠的善男信女,心中只有一個信念:皈依佛門,以消罪孽,爭取來世跳出苦海,因此終日禮佛誦經,迷惘在一片懺悔禱告聲中。”[1]
  同時,宗教統治者的鐵血政策,制造許多危言聳聽的說教故事對人們實施精神統治。人們只要稍稍違背統治者意志,觸犯到宗教特權,就會受到懲罰,從而背負離經叛道的十字架,心甘情愿地臣服于宗教統治者幻化的精神煉獄。今天在藏區還能見到那數不勝數的人皮法鼓,脛骨法號,頂骨法碗,人骨念珠,它們有力說明當時宗教統治者的殘忍野蠻。但相較于其他歷代的轉世活佛,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是藏傳佛教世襲活佛中唯一一位12歲后受坐床之禮的轉世活佛。他的童年多多少少和世俗人家的孩子相似,并未在懵懂幼稚之時就受到佛經教義、教規的洗腦,而是耳濡目染地接受了民間藝術的熏陶和感染,所以在他以后的詩歌創作中不難看出有民歌的蛛絲馬跡,如采用短小精悍的“諧體民歌”的體裁,“倉央嘉措情歌一般都是四句,有少數六句、八句,形式極為簡潔單純”[2],節奏清晰,便于朗誦和傳唱。這種樸實無華的文風與僧侶格律詩體的浮麗之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佛教核心集團統治者的眼里,他離經叛道,甚至大逆不道,而他的違反教規的“風流韻事”更是被反對派利用,隨著桑杰嘉措的兵敗被殺,年輕的倉央嘉措也成為西藏地區政治斗爭的犧牲品,1706年在被欽使迎往北京的途中,25歲的倉央嘉措圓寂于青海湖濱。
  民國時期藏學家曾緘這樣寫道:“倉央嘉措者,佛教之罪人,詞壇之功臣,衛道者之所疾首,而言情之所歸命也西極苦寒,人欲寂滅,千佛出世,不如一詩圣誕生。”[3]這個觀點中肯,耐人尋味。
  倉央嘉措的情歌正是他反對世俗,反抗佛教禁忌最恢弘、犀利的檄文。“倉央嘉措之所以被世人珍愛,不僅僅緣于他的六世達賴只尊位,更緣于他自身洋溢著活靈活現的‘人性’。而這種‘人性’恰恰在他的詩歌里獲得了憂傷而又得體的表達。”[4]
  用多少美人和香草才能馴服一顆野心/馬蹄敲打著地獄的屋頂/大量的手段和智謀都棄置于荒野/一些人被另一些人用舊了/也只能在酒色中輝煌的度日/唯獨那個努力不幸的人/卻依然幸運地一步一步死去/而空門內外/誰又是誰呢/一想到這些/春苗就一直綠到我的枕畔 [5]
  正是享受自由和愛情的青春好年華,作為活佛的倉央嘉措卻必須恪守清規戒律,清心寡欲。他內心的矛盾掙扎,只一句“只能在酒色中輝煌的度日”道不盡的辛酸與無奈一覽無余。蓬勃的生命力和人性在涼薄的佛經教義中漸漸扭曲。“不幸的人”依然幸運地一步一步死去。佛教教規森嚴,倡導禁欲主義,不允教徒娶妻成家,抹殺了教徒們的人性和人欲。這首詩歌正揭示了消滅自我禁欲成佛與世俗急功近利兩者尖銳對立,寥寥幾筆,勾勒出作者充當‘兩面人” 的不幸境遇,一面是禁欲成佛的超脫,一面卻是世俗爾虞我詐的折磨。在清規和人性之間,戒律和自由之間,神與人之間,倉央嘉措對佛法有了拷問,空門內外誰又是誰呢?當人性中對自由和美好的訴求得不到應有的回饋和回流,內心的痛苦掙扎和無助以至于最后的隨波逐流在這首詩歌中得到了渲染。
  另一方面,對于倉央嘉措這樣自幼受黃教集團精心培養,刻意塑造的“神靈”, 作為一代活佛他的思想和觀念不可能完全背離佛教的價值觀和人生觀,佛教的思想和教義在其肉體和心靈上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比常人家的孩子更有機會接受正統的教育和佛教文化的熏陶,其中對《詩鏡》的潛心學習及五世達賴閘釋這部詩論的《詩鏡妙語樂歌》的師從研究正是奠定他詩人稟賦的基礎。史書上明確記載他學習詩歌,是把五世達賴遺著與《如意重樹》、《詩鏡的注釋》等著作相互對照進行的。眾所周知,《詩鏡》數百年來一直被藏區高層僧侶、文人奉為詩歌創作的圭臭,它對藏族傳統詩歌影響巨大。倉央嘉措接受的正是這種詩歌教育,并與其他上層僧侶、文人一樣進行創作。所以我們不能忽視當時宗教社會的思想基礎,倉央嘉措深受宗教氛圍和時代環境影響。   從當時人們對這位六世達賴喇嘛的狂熱崇奉來說,倉央嘉措的生命已不屬于他自己,人們賦予他身上所謂的神性遠遠超過其人性,而他自己也深受這種神性的桎梏。古今中外的歷史證明,任何思想家、革命家的誕生,都與其經歷、社會環境有密切關系。所以倉央嘉措的情歌雖然尖銳地揭露了扼殺人性的宗教戒律的丑惡,但他對整個宗教未予否定,相反,佛法的清規戒律和教規苛嚴在作為詩人的倉央嘉措身上得到了投射。
  正是因為在佛法的浸淫中讓作為詩人的倉央嘉措多了一份僧人的超脫,例如“無常在佛法里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基礎。無常不但是進入佛法的大門,而且是佛法的真理大道。看清無常,就能無我,就無事解脫了,就是明心見性。”[6]于是“想到這些,春苗就一直綠到了我的枕畔”。置身于被世俗之人頂禮膜拜的至高尊位,卻卑微地向往世俗生活的倉央嘉措之所以沒有被“大量的手段和智謀”戕害,而是超脫世俗和佛法的雙重約束,仿佛在酒色中找到了歸宿。看清無常就無我,就解脫的教義教會了倉央嘉措放下和看開。
  生來喝酒/那么誰去造就寶劍/鋒芒中小人奮起/羞煞漫天云霞/酒色、福田、功德/無法標價/互相用眼睛煮著對方/誰能把誰放下/走吧走吧走吧/孽緣 隨緣 緣緣不斷/白云飄飄/一了百了[7]
  詩人清醒地知道作為被世俗之人頂禮膜拜的達賴喇嘛自己所處的位置和在佛教界的作用,他希望塑造一位至高無上、修持禪定,宏法利生的活佛形象,所以詰問“生來喝酒,誰去造就寶劍”,然而每每如此又肆無忌憚地超越了佛法的束縛,因為很多被世俗認定的東西“無法標價”,詩人選擇放棄追尋答案,而是淡薄地放下看開,一了百了。
  就此看來,詩人的內心是極其矛盾和對立的,內心世界仿佛有兩個小人進行著抗衡和搏斗。一邊是佛法的清規戒律一邊是放蕩不羈的追尋自由和釋放人性。兩者矛盾對立,同時卻又相輔相成。正是因為佛法的束縛對人性的抹殺對愛情的無情殘害激起了倉央嘉措的奮起反抗,同時因為對佛法的修行又讓他憂傷而無助地體悟到人生的多重境界。想讓靈魂得到解脫,就必須拋棄人生當中的一切歡樂和享受,嚴格遵守教規,誦經祈禱刻苦修行。當對世俗的追尋陷入困境,一切都變得那么無奈和蒼白,“誰能把誰放下,走吧走吧走吧。孽緣,隨緣,緣緣不斷,白云飄飄,一了百了”。
  從他被認定為轉世活佛那一刻起,他的一生就注定充滿了矛盾和爭議。他對人性、愛情和自由的肆意追尋,對佛法教義的禪定修行都羽化成了文學的蝴蝶在詩歌中盡情飛翔,終其一生的詩歌創作也都與佛法有著絲絲縷縷無法斬斷的聯系。
  注釋:
  [1]、張超《“倉央嘉措宗教叛逆”質疑》[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 1991年第1期。
  [2]、栗軍《藏族詩人倉央嘉措情歌研究》。
  [3]、曾緘《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略傳》,原載《康導月刊》1939年第1卷第8期。
  [4]、馬輝、苗欣宇著《倉央嘉措詩傳》[M].第15頁。
  [5]、馬輝、苗欣宇著《倉央嘉措詩傳》[M].第19頁。
  [6]、王艷茹《關于倉央嘉措詩作“道”歌與“情”歌之辨》,[J].西藏民族學院學報2010年7月,第31卷第4期。
  [7]、馬輝、苗欣宇著,《倉央嘉措詩傳》[M].第23頁。

相關熱詞搜索:佛法 修行 詩人 中尋愛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