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區修鞋匠艷遇小說 兩個修鞋匠

發布時間:2019-04-21 01:32:33 來源: 法律文本 點擊:

  在羽毛球場上揮拍時,感覺鞋子有點異樣,一看,鞋底前部分因黏合劑失效,多半已脫離。下了場,在回家路上,找到一個修鞋攤。由于沒有備用鞋,我聲明要“坐等可取”的服務。這攤子我去年來過,不同的運動鞋,同樣的毛病——底部松脫。那次要把鞋子留在攤上,第二天才能取回。修鞋匠不茍言笑,對活計的質量極為在乎,這就是上一次拒絕我當天拿回的緣故。我對師傅說,這鞋子離報銷之期不遠,看能不能涂膠水把底部粘上,也好對付幾個月。他拿起鞋子一看,差點“呸”出來。“沒法整,運動鞋都有這毛病,我都修怕了。”“粘不緊不怪你,試試看,反正我也是湊合。”他頭也不抬,只管給擱在膝蓋上的鞋子上油。“送上門的生意也不接?”“怎么接?粘好了,一穿上鞋底又掉下,羞死人嘛!”“你的意思是,我只好扔掉,買新的?”他沒說話,意思是:“還用說?”我訕訕離開。嚴詞拒絕并無風險的生意,這樣的釘子我回國以后第一次碰到。
  我不死心,找到另外一個攤子。我道明來意,他干脆地說,行!我問能不能馬上修?他說,可以。師傅把磨損了后跟的高跟鞋放在小凳子旁邊,給我的鞋子涂黏合劑。我坐在他對面,和他聊天。我了解到,這濃眉大眼的漢子是四川人。今年43歲,來南方設攤修鞋十多年了,日子還可以。黏合劑涂好,他用力壓緊,問我,要不要縫線,我再說好是好,但鞋子快報銷了,不值得多花錢。他說只要10塊。我又開玩笑:一只還是一雙的價?他迷惑地看著我:有按只收錢的嗎?我說有,二十多年前我在深圳一個擦鞋攤,女師傅開始時說要一塊,最后要兩塊,理由是:剛才說的是擦一只的價。師傅笑起來,帶著職業自豪感,“我不干這下三濫。”
  我付錢時,告訴這位四川漢子,我剛才去另外一家,師傅死也不肯接這活兒。他義正詞嚴地說:“生意能這樣做嗎?客人需要,就盡力做好嘛!”
  我穿上加了黏合劑又在邊沿縫了一道線的鞋子,滿意地離開。在路上想,第一個師傅,雖然因他的拒絕而帶點兒芥蒂,可是,從心底里欣賞他的風骨。為了名譽,為了質量,他就是有所不為。從他冷傲的神情捕捉到早已被商品巨潮卷去的清高。我又不能不喜歡第二位,他的善體人意,他的馴服和機靈,就是當今正派生意人成功的訣竅。

相關熱詞搜索:兩個 修鞋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