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鋼秦廣富跑美國 [鞍鋼美國投資變數]

發布時間:2019-04-03 01:31:37 來源: 法律文本 點擊:

  7月28日,鞍山鋼鐵集團公司(下稱鞍鋼)黨委書記、總經理張曉剛等來了一個來自大洋彼岸的好消息:面對來自國會的壓力,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下稱CFIUS)仍然對鞍鋼赴美參股建設鋼鐵廠一事不予審查,這意味著中國鋼鐵企業終于邁出了在美國的第一步。
  兩天后,張曉剛在北京告訴《財經》記者:“美國國會部分議員要求審查鞍鋼投資,但美國政府部門的領導已經提出,既要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也要維護美國市場競爭的公平性,所以對來自國會的要求不予考慮。”
  他對這一投資遭遇的口水和阻擾相當無奈:“我們在美國的投資是一個很正常的商業行為。金融危機以后,奧巴馬出臺的經濟增長刺激計劃中,基礎建設所用的原材料不能買國外的。所以我們抓住這樣一個機會參與到他們的鋼廠建設當中,在美國就地生產。”
  “我們在美國的投資是嘗試性的,是小股東,又不參與管理。所以他們不但是小題大做,而且是把政治內容和經濟內容攪在一起,這是我們不能理解的。美國是一個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這些事情是不應該發生的。”
  今年5月,張曉剛在紐約代表鞍鋼與美國鋼發展公司(U.S.Steel Development Co.,下稱SDCO)簽訂系列合作協定,鞍鋼投資擁有SDCO不超過20%的股權(具體的投資金額尚未公布),鞍鋼與SDCO將在美國投資興建五家鋼廠,其中首家工廠將落戶密西西比州。鞍鋼當時的公告稱,這將是中國鋼鐵行業在美國投資建設的第一家鋼鐵企業。
  8月12日,《財經》記者再次致電鞍鋼,得到的答復是:“鞍鋼參股僅為10%左右。”
  張曉剛表示,這筆投資為鞍鋼成為“全球布局、跨國經營的鋼鐵行業國際領軍企業”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但隨后發生的事情表明,邁出這一步并不容易。即使在CFIUS擱置部分國會議員的審查要求之后,鞍鋼的美國投資仍存變數。
  
  鞍鋼動了誰的奶酪
  SDCO計劃分期建立四個螺紋鋼廠和一個電工鋼廠,第一個螺紋鋼廠選定在臨近客戶、原料供應充足、交通便利的密西西比州阿默利(Amory)建設。該公司聲稱,阿默利螺紋鋼廠產能可達30萬噸,能夠創造100個永久性的工作崗位,間接帶動1200個建筑行業就業崗位。
  密西西比州位于美國的南部,是經濟最不發達的美國州之一。根據美國統計局的數據,該州人均收入在2008年是3.04萬美元,在美國50個州中倒數第一;另外,根據美國勞工部最新公布的6月數據,美國平均失業率是9.5%,而密西西比州是11%,在美國各州失業率排名中位列第六。
  因此,對于SDCO和鞍鋼的投資,密西西比州政府大力支持,甚至承諾為阿默利項目提供財政補貼。
  但是,根據美國統計局的數據,美國的螺紋鋼產能約為1億噸,而2009年的年產量只有7000萬噸。美國的鋼鐵需求已經比危機之前減少了30%以上,其中作為建筑鋼材主要品種的螺紋鋼更是下滑了50%。新澤西州和俄克拉荷馬州的兩家螺紋鋼廠已經關閉,其他的工廠也在減產。美國的主要鋼鐵公司,包括US Steel和AK Steel,也已經宣布今年將要減產。
  中國建筑工程總公司美國公司的一位副總裁告訴《財經》記者,目前美國的建筑鋼材市場非常低迷,產能遠遠過剩。一般情況下,來自私人的投資與政府公共部門的投資是一半一半,但是現在私人領域的投資很多都停滯或者取消。
  英國的行業期刊《金屬導報》(Metal Bulletin)報道說,在鞍鋼宣布投資之前的一年半時間,SDCO都沒有找到投資者。
  美國經濟的復蘇前景不明,可能進入更長時間的衰退,這意味著包括螺紋鋼在內的建筑鋼材的市場需求短期內很難恢復。
  美國的一些批評者說:“美國并不需要新的產能,除了取代其他地方的產能,鞍鋼和SDCO的合資公司并不能創造什么新的價值。”
  
  來自國會議員的壓力
  正是基于這一背景,7月2日,美國國會鋼鐵聯線(Congressional Steel Causus,下稱鋼鐵聯線)兩黨50名議員聯名致信CFIUS,要求對鞍鋼投資SDCO一事進行調查。
  鋼鐵聯線是美國跨兩黨的政治聯盟機構,共有成員108人,36名參議員、72名眾議員,機構主旨就是為美國國內的鋼鐵廠家和工人爭取權益。該組織曾多次就人民幣升值、中美鋼鐵貿易等問題表達過對華抵制意見。
  鋼鐵聯線指責鞍鋼是中國國資委控制的企業,服務于中國政府的意志,并且能夠輕易獲取政府補貼。“如果允許鞍鋼到美國投資建廠,這會帶來無限制的資金來源,扭曲美國的市場,破壞公平競爭。”
  該組織還主張說,鞍鋼投資SDCO可能會威脅到國家安全:“鞍鋼可以獲取美國最新的鋼鐵生產技術以及國家安全基建項目的信息。”
  對外國在美投資擁有審查權的CFIUS成立于1975年,橫跨12個政府部門。最初的主要目的是評估和監督外國投資在美國的經濟活動范圍以及對美國的影響,現在發展為審查外資對美國企業并購所牽連的潛在國家安全問題。CFIUS由美國財政部長擔任主席,并由財政部下屬的國際投資辦公室負責協調行動,如接收、傳達報送給CFIUS的通報。傳統上,CFIUS的立場傾向于自由貿易。
  7月12日,蓋特納辦公室回復鋼鐵聯線,“確認收到通報”,并且“知曉鞍鋼投資”一事,但此外并無其他表態。
  鋼鐵聯線對此顯然極為不滿。7月30日,美國國會鋼鐵聯線直接將信函寫給了總統奧巴馬。
  在給白宮的信中,鋼鐵聯線稱,對于蓋特納沒有明確是否將采取行動調查鞍鋼投資“極度失望”,并“敦促”奧巴馬干預此事。
  這一舉動隨即得到了美國最大的鋼鐵行業協會“美國鋼鐵協會”(The American Iron and Steel Institute)的呼應。
  代表了美國四分之三行業份額的鋼協的主席Thomas J. Gibson在一份聲明中稱:“鞍鋼在美國的投資與一般的外國投資不同,因為它是央企,服務于中國政府,拿政府補貼。而鋼鐵行業是美國的脊梁和戰略性的產業,鞍鋼的投資可能會導致其獲取美國在基建、能源、國防項目的信息,這將可能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
  
  變數猶存
  在CFIUS對鋼鐵聯線的審查要求不予響應之后,鞍鋼對未來的形勢比較樂觀,國內有媒體報道“鞍鋼集團權威人士”的說法:“相關阻力已經基本排除,項目工作正在積極推進,三季度有望啟動。”
  但據《財經》記者的了解,CFIUS是否一定不會對鞍鋼的投資予以國家安全審查,現在仍難確認。
  科文頓柏靈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前美國對華貿易代表助理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告訴《財經》記者:“CFIUS是否啟動審查程序,審查的結果是什么,這些細節,CFIUS并不做任何公開,只有當事人知道。”
  對于這一問題,鋼鐵聯線拒絕了《財經》記者的電話和書面采訪請求。密西西比州商務廳對于《財經》記者的采訪請求亦予以拒絕。
  事實上,即使CFIUS決定對鞍鋼的投資不予審查,鞍鋼也不能就此高枕無憂。在7月30日寫給奧巴馬總統的信中,鋼鐵聯線宣稱:“如果白宮方面對此事不能給予滿意的回復,就不排除動用國會的可能性。”
  五年前中海油收購優尼科期間,美國國會眾議院曾以333票對92票的表決結果反對美國財政部“建議批準”中海油競標的決定。
  同日,眾議院還以398票對15票通過了一項不具約束力的法案,以威脅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為由,敦促布什政府對中海油競標進行嚴審。
  由于鞍鋼只是股權投資而非控股收購,而且投資規模不大,因此5年前的一幕不大可能再現。但考慮到鋼鐵聯線擁有108名參眾議員,奧巴馬下令CFIUS啟動調查程序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一旦CFIUS啟動審查程序,時間最短30天,最長可達90天。在此期間,只要SDCO堅持其立場,所有與鞍鋼的交易仍然可以繼續。而CFIUS的最終裁決必須出具充足可信的證據,以證明鞍鋼的投資是否可能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如果CFIUS的委員們無法達成一致意見,那么最終裁決將由奧巴馬總統本人做出。
  前美國經濟、商務和農業事務副國務卿艾倫?拉森(Alan Larson)在接受《財經》記者專訪時說,CFIUS對涉及國家安全問題的領域和交易類型的規定范圍是非常有限的,主要包括軍用、電信、能源、重要的基礎建設等幾個領域。
  那么,鞍鋼對SDCO的投資屬于基礎建設投資嗎?SDCO生產的是建筑鋼材,如果用到公共部門的基礎建設當中,理論上鞍鋼也可能獲得一些重要基建項目的數據和信息。
  針對上述擔心,拉森解釋說:“CFIUS雖然對于中國公司來說很神秘,但是這個委員會的執行是非常專業的。美國政府層面有一個真實的想法,就是需要對外國投資開放,包括對中國。”
  從1988年-2008年的數據來看,21年間,企業向CFIUS通報投資項目后,CFIUS啟動審查程序的只有61起,僅占通報數的3%,而由總統親自裁決的案例則只有0.07%。(詳見附表)
  問題在于,2005年以來,越來越多的撤銷投資,并非是因為CFIUS或總統本人的否定裁決,而是企業頂不住其他壓力而主動撤資。中海油當年就是在未進入審查程序的情況下宣布撤銷收購優尼科的。
  大氣候對鞍鋼并不利,統計數據顯示,2006年-2008年外國投資者撤銷投資的數量為二十年來的高潮期。2009年的審查和撤銷數據,《財經》記者幾經努力而未得,只查到由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統計的投資通報數,為70起-75起,比2008年下降了一多半,原因在于經濟蕭條導致外來投資減少。

相關熱詞搜索:鞍鋼 美國 變數 投資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