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官正之子吳少華【誰在行賄陳同海】

發布時間:2019-04-03 01:26:57 來源: 法律常識 點擊:

  這是陳同海失去人身自由的第五個年頭,也是他戴罪服刑的第二個春節。   2007年6月22日,陳同海因“個人原因”辭職。同年10月15日,時任國資委主任李榮融在出席中共十七大時透露陳已被“雙規”。
  2008年1月26日,新華社發布消息稱,陳同海在擔任中國石化集團副總經理、總經理和兼任中國石化股份副董事長、董事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錢款數額巨大;利用職權為情婦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生活腐化。
  此處所述情婦正是李薇,在陳同海庭審中即有提及。
  2009年7月15日,陳同海一審因受賄罪被判處死緩。十天后,陳放棄上訴。秦城監獄又多了一名服刑者。陳同海被法院認定的1.9573億余元賄賂,創下中國1949年以來官方處理并公布的貪腐案件數額之最,該案中的六名行賄人曾以證人現身,未被追究刑事責任。時至今日,六人身份悉數解密。
  
  神秘人David An
  2009年3月6日,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對陳同海提起公訴。同年6月12日,此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低調一審。據已生效的判決書,陳同海犯罪事實共五項,卷入行賄人六名,其中九成賄款來自戴偉――漢思能源 (00554.HK)董事局主席。
  在2010胡潤百富榜地區排名榜單(香港)中,戴偉以11億港元資產位列第33名。
  戴偉,男,1959年7月15日生,河北人,在北京讀書,大學文化程度,自1997年起擁有加拿大國籍。在漢思能源的有關文件里,戴偉也以“David An”的名字出現。
  戴偉與陳同海相識于1997年,通過陳同海的妹夫介紹,在北京民族文化宮旁的薩拉伯爾餐廳初識。此后,兩人交往逐漸增多,行賄事由主要集中于廣州市南沙區(原屬番禺區)小虎島油庫項目。
  這個廣東最大的油庫始建于1992年,投資方粵海(番禺)石油化工儲運開發有限公司(下稱粵海石化)注冊資本5000萬元,廣東粵海集團的全資子公司粵海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一度持有其92%股權。
  1998年,粵海集團資產重組,其子公司所持粵海石化的股權亦悉數轉讓。陳同海帶隊親赴廣東,洽談收購小虎島油庫事宜;家族背景深厚的戴偉隨后介入,最終由中國石化廣東分公司與戴偉組成聯營公司,完成了對小虎島油庫的收購,獲利四六開。初次合作,戴偉獲利頗豐。
  此役之后的2005年八九月間,戴偉來到陳同海辦公室,稱其采購到一種價格低廉的高酸原油。陳同海提出,希望戴偉將其全部賣給中國石化。據介紹,陳同海在庭審中曾就此項目辯稱,這種高酸原油系戴偉從蘇丹進口,陳同海也曾安排中國石化有關人員親赴蘇丹洽談而不得。
  盡管中國石化當時的冶煉技術與產能都跟不上,但仍與戴偉簽訂供貨協議,陳就此批示:“價格不等人,加工不好,先儲備起來。”檢察機關指控,中國石化一共從戴偉手中購得達混油3160萬桶。陳同海的辯護人、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高子程在庭審中辯稱,中國石化因此獲利6億至10億美元。
  戴偉與陳同海第三項勾連事實系合資投建東莞市東洲油庫。據發改委2005年9月5日批文,項目計劃占地700畝,建設100萬立方米的特大型油庫、碼頭。但項目未成,陳同海先已落馬。
  法院認定,為感謝陳同海的幫助,戴偉于2005年12月30日至2007年5月23日先后七次向陳同海兒子陳磊在香港匯豐銀行、歐洲金融集團、渣打銀行開設的賬戶,匯入港幣1.766億元。其中一筆發生在陳同海案發前一個月。
  
  來者不拒
  據法院認定,除戴偉外,陳同海另外1813萬元受賄款由四筆犯罪事實構成,卷入五名行賄人。
  行賄人中既有世交,如香港寰球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長莊永健。2003年上半年至2004年下半年,中國石化新辦公大樓基建工程選址中,莊永健受聯合置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之托,在陳同海的批示之下,中國石化最終選定并購買該公司朝陽廣場地塊,莊永健獲中介費1950萬元;此后,該辦公大樓承建方北京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也委托莊永健游說陳同海成功,中標后,莊又得中介費1500萬元。
  有關人士介紹,戴偉及莊永健的交易及匯款,大都經李薇出面。如莊永健通過“香港賭王”連卓釗的地下錢莊將獲利轉入香港。為表感謝,于2004年9月、2005年3月兩次給予陳同海150萬美元和100萬港元。李薇實際也是連卓釗長期的客戶。
  另外三項受賄事實,數額相對較小,陳同海可謂來者不拒。
  如2003年下半年至2005年,得益于陳的幫助,安徽江淮電纜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地區市場部經理闞勇志、闞麗君兄妹為公司承攬齊魯分公司乙烯改造工程、中國教育電視臺中國法制在線欄目承攬中國石化2005年下半年及2006年全年在該頻道投放廣告業務等,從中獲提成款540余萬元。闞氏兄妹六次向陳同海行賄人民幣70萬元和6萬美元。
  2003年8月至2005年下半年,陳同海受中國遠東海南國際貿易公司原總經理劉遠程請托,在安徽防腐總公司、中鐵建工集團海南分公司承建中國石化勝利油田有限公司東辛采油廠自動化改造工程、海南煉化續建項目等事宜打招呼、下指示,劉遠程從中獲中介費170余萬元,后者于2006年2月10日在香港給予陳磊港幣50萬元。
  2004年中國石化建設天津港油罐區期間,杭州嘉泰貿易公司總經理王華民受天津嘉菱聯合實業有限公司之托,找到陳同海幫忙促使中國石化買下后者的南疆地塊,王獲中介費1500余萬元。為此,王華民先后四次給陳同海奉上30萬歐元。
  陳同海創下賄賂之最,其生效審判為死緩。蓋因杜世成案發,情婦李薇將陳同海牽出,但上述受賄事實并不被調查部門掌握,系其案發后主動交代。法院認定其行為構成自首,從輕發落。

相關熱詞搜索:行賄 誰在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