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合作傾向性的培養策略 大學生性格傾向性測試結果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5:55 來源: 案例分析 點擊:

  [摘要]大學生合作傾向性對他們今后的工作、學習、生活適應有著重要影響,目前研究發現,大學生合作傾向性的現狀低于預期,如何培養大學生合作傾向性?研究者基于實證研究的結果,從人際信任、自我控制兩個視角出發,在個人、班級、學校三個層面上提出了具有操作性和實踐性的建議。
  [關鍵詞]大學生 合作傾向性 人際信任 自我控制
  [中圖分類號]G642.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5349(2013)02-0243-01
  研究者認為,人際關系質量會影響合作,個體的自我控制能力也會影響合作,人際關系的質量可以通過人際信任間接反映。(王磊,2010)因此,人際信任、自我控制與合作三者之間存在某種關聯。同時,有研究者認為,對于合作過程中的動機應該加以關注,研究者應該研究合作意向(趙俊茹,2002),即合作傾向性。
  研究發現,對124名大學生進行人際信任、合作傾向性量表的施測,施測時間為學期初和學期末,結果發現,第一次施測的人際信任得分與第二次施測的合作傾向性得分存在顯著性相關,相關系數為0.21(p<0.05),而第一次施測的合作傾向性得分與第二次施測的人際信任得分之間相關不顯著,根據交叉——滯后法的觀點,這說明個體的人際信任水平可以預測個體的合作傾向性水平。利用結構方程模型技術,發現自我控制在人際信任、合作傾向性之間存在顯著性的中介效應,即人際信任通過自我控制影響個體的合作傾向性。(王磊,2011)因此,在培養個體合作傾向性的策略上,必須考慮人際信任與自我控制兩個因素。
  社會心理學家杜瓦斯認為,社會心理學存在四種解釋水平,一種水平是個體內水平,只考慮個體本身,不考慮他與社會環境的互動;一種是人際和情境水平,考慮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一種是社會位置水平,考慮的是群體對個體的影響;一種是意識形態水平,考慮的是群體與群體之間的關系對社會的影響。合作傾向性既包含了個體自身,也反映在人與人之間,也反映在人與組織、群體,也反映在群體與群體之間,因此,在培養合作傾向性的策略上,要考慮不同水平層面的培養策略。我們認為,培養個體合作傾向性,需要從個體自身、班級、學校三個方面進行,從而真正提高個體的合作傾向性。
  一、在個人層面上,需要培養個體的目標意識和抵制誘惑能力
  自我控制對于大學生合作傾向性有著積極影響,自我控制的實質就是為了目標選擇堅持,抵制一切影響目標實現的因素。
  教育部明確規定大學生職業生涯規劃課程作為必選課在大學開設,同時重視大學生實踐能力培養,職業生涯規劃課程側重培養學生的未來規劃意識,不同年級對于未來的態度是不同的,在大學生職業生涯規劃課程上,應該分年級進行不同形式的訓練,比如一年級進行自我認知探討,大二進行擇業訓練,大三進行技能培養和實踐鍛煉,大四進行崗位實習,這樣既培養了學生的目標意識,同時在堅持目標的過程中也培養了個體抵制誘惑的能力。
  二、在班級層面上,培養班級氛圍,形成“我們”意識
  人際信任的養成在于人際之間的接觸,有共同行動的經歷,其中更為關鍵的是對共同經歷結果的解釋。比如任務失敗后,團隊成員如何解釋,是作為大家共同的責任,還是出現推卸責任,把失敗看成大家共同的責任更有利于合作傾向性的培養。因此,“我們”意識的培養更為關鍵。如何養成“我們”意識,在大學中一個重要途徑就是課程學習,目前,大學課程學習中小組學習的形式越來越多,而對于小組作業成績的評定可以采用以下形式:小組作業的成績是團隊每一個成員的平時成績,小組作業好則每個成員的成績都好,小組作業差則每個成員的成績都差,從而把團隊成員緊密聯系在一起,形成“我們”的意識。研究者通過準實驗的方式,發現共同目標訓練方案能夠有效提高大學生的合作傾向性。(王磊,2011)
  三、在學校層面上,合作氛圍的塑造更為關鍵
  從眾理論提醒我們:個體形成很容易受周圍環境的影響。《群氓的時代》的作者指出,“不借助于個體心理學,也許不能明白有人為何要殺人如麻;沒有群體心理學,則人們永遠無法理解,為何仍會有那么多人認為他不但做得正確,并且偉大無比”。因此,學校對于合作氛圍的塑造就非常關鍵。根據現實群體沖突理論,當幾個群體發現他們在為同一種物質資源進行競爭時,自己所屬群體的團結感增強,因此,組織不同形式的競賽能夠有效激發個體與個體之間的合作,久而久之,個體就會形成合作意識。比如,可以組織班級之間的競賽,專業與專業之間的比賽,學院與學員之間的競賽,這種比賽的特點就是以群體或組織的形式進行,增強群體內部的歸屬感和熟悉感,促進群體內部的信任感,進而提高個體的合作傾向性。同時,這種競賽也有利于不同民族的大學生之間互相接觸,從而減少對其他民族大學生的偏見意識,促進不同民族大學生的互助行為。
  【參考文獻】
  [1]王磊.個體與群體視角下的合作傾向性研究[M].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
  [2]趙俊茹,李江霞.關于合作行為的研究述評[J].天津市教科院學報,2002(3):59-62.
  [3]王磊.大學生合作傾向性培養的實證研究[J].高等教育研究,2011(12):93-96.

相關熱詞搜索:傾向性 培養 策略 合作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fgydht.tw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